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说到离婚,我只服李亚鹏王菲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爱情散文

作者:美亚

01

一对情比金坚的金童玉女,落入媒体的云诡波谲,兵荒马乱里,最终也显得不太好看。

诚然,公众人物摔个跤,挖个鼻孔,事无巨细,都该是吃瓜群众的娱乐范围。可作为娱乐圈的老司机,朱莉和皮特都心知肚明,如何将这场风波控制在最小。

没有这么做的原因是:彼此怨念深重,毫无留恋,只想在舆论前拔个头筹,获得先机。

说到娱乐圈的离婚方式,我只服王菲李亚鹏。

02

我对李亚鹏是抱有极大好感的,即使在他被黑得妈都不认识时也是如此。缘于早年间,我和他吃过一顿饭。

那个饭局出于公事,初出茅庐的我被安排坐在他旁边。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寒暄着问他:你出来应酬,回去李嫣该睡了吧。

他听到李嫣,顷刻打开了话匣子说:嗯,基本我回去的时候,女儿已经睡了。不过没关系,教育孩子这方面,妈妈才是主力。

实际上,我们无论从媒体或者他们俩的状态可以看出,在教育上,王菲就是天性放养,李亚鹏才是那个绞尽脑汁,希望女儿们获得最优教育的人。

他曾经想方设法让窦靖童进入北京最好的公立中学。在窦靖童想走音乐路时,彼此也进行了深谈,才同意她出国音乐深造。

可他懂得在他人面前,哪怕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面前,维护王菲作为母亲的形象。不打腹稿,不假思索,这是他的习惯。

对面朋友打断了他的育儿经问:哎呀王菲什么时候复出开演唱会啊?

他浅浅一笑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是她自己的事儿。

我想他应该习惯这种问题了吧,有一个光芒万丈的老婆,经常让他以“王菲老公”的身份示于人前,他的这句回答,当时的我看来,是一种不喜的搪塞。

后来我结婚生子,历经磨合后才明白:好的夫妻之间,相濡以沫是低段,相互扶持是中段,而最上段的是:明白彼此是独立的个体,相互尊重。

03

后来他们离婚,仅仅是王菲的一句“这一世夫妻缘尽如此”。李亚鹏回应说“爱你如初,很遗憾,放手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

没有指责、没有“内情”,没有炒作。

王菲后与谢霆锋再续前缘,李亚鹏献上坦诚祝福。

李嫣生日,窦靖童的奶奶(窦唯妈妈)也一同来参加晚宴。有人夸赞王菲的特立独行,胸襟宽广。可我觉得,如果李亚鹏面露不悦,不愿宴请,于情于理,无可厚非。说到底,如此其乐融融不违和的人物聚首,还是他们彼此习惯了互相尊重和宽容。

从开始被万夫所指的不般配,到后来模范夫妻共进退,到最后分道扬镳好聚好散。这般不完美但完璧的婚姻,靠的是双方的智慧和风度。

这样的再见亦是朋友,难吗?太难了。所以我们眼见的都是鱼死网破,隔空骂战,鸡飞狗跳,死生不复相见。有重重顾虑的公众人物如此,我们普通人更是劫数难逃。

因为婚姻里的那些鸡零狗碎,那些积怨陈恨,分开时怎能不吐不快,唯恐恨得咬牙切齿的对方,转身幸福安康,高枕无忧。

前段时间王宝强离婚,我写了一篇公号,引来了无数谩骂。马蓉确实包藏祸心,十恶不赦。可王宝强如此高调示众,看似是老实人的逆袭,可我们围观一个被戴绿帽的男人,眼神又能尊重平等到哪里去?更何况,还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将面对指指点点的生活。

该肃清的,法律自会公道给予归还,血泪控诉,无非就是用舆论想把马蓉浸入猪笼。

04

因为奥运会女排夺冠,郎平又一度出现在公众视野。跟着被曝光的,是她的第二春——她在今年一月,和鉴宝专家王育成结婚了。

我心生疑窦,郎平再婚?可我似乎从未耳闻她离婚,还隐约知道她有一个女儿。

上网搜才知道,小辈的我为何对她的离婚毫不知情。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在媒体前,细述离婚的原因。

曾帮助郎平写《郎平自传》的作家陆星儿说:“我让郎平谈她的婚姻,是想让她的自传更加完整、真实。”郎平好友杨玛莉也说:“希望郎平能把她的婚姻真相告诉大家,释放自我。”

但郎平一概拒绝了,她说:

我已经说得够多了,这样对他(指前夫白帆)不公平,因为我有很多面对媒体的机会,而他没有。”

我对铺天盖地的铁榔头精忠报国,义盖云天,没有丝毫感触,而她这淡淡的一句话,侠肝义胆,温柔落地。

她没有脆弱和孤寂吗,我想有,她曾感慨:

我呢,丈夫没有了,女儿也不在身边,我和周围的人形成了那样大的反差,这使我心里十分渴望家庭,渴望爱情。哪怕做个家庭妇女,有家庭,就是幸福。

即使充斥着这样的心酸,她也不会把婚姻破碎的原因,公开归咎到对方身上。她知道,她拥有压倒性的话语权,稍许怨言,都会被媒体放大成振聋发聩的指责,灭顶前夫。

离婚后,还想保全对方,希冀对方拥有平静的生活,赠予对方最后一丝温情。除了性格里的风度和宽容,窃以为,她还保留着对爱情的信仰。

无论是李亚鹏王菲,还是郎平,能云淡风轻,好聚好散,侠义相护,是因为他们没有全盘否定失败的婚姻,还报以对爱情的信仰。有时候,婚姻解体和爱情无关,只是爱情抵不过生活。

如果我们也能这样去剥离,那么分开时就会不染尘埃,桥归桥,路归路,两两相望,坦然一笑。

如果我们坚信,成王败寇,婚姻失利等同于爱情暴毙,过往一切都是糊涂亏本账,那么再往对方的软肋去痛刺,也不再有半分心慈手软。

如此,王菲何以再撩谢霆锋,郎平何以携王育成的手呢?你何处生来一份期许,去推翻“下一个还不是一样”呢?

作者简介:美亚,专栏作家,《南都周刊》香港特约撰稿人,一个放心老去的已婚育少女。微博@美亚在港村,公众号:美亚在港村,ID:meiya012。

长春癫痫的专科医院云南省哪里能治疗母猪疯小儿癫痫是怎么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