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此论语非彼论语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爱情文章

《论语》是一本以记录春秋时思想家兼教育家孔子和其弟子及再传弟子言行为主的汇编,又被简称为论、语、传、记,是儒家重要的经典之一。在社会阶层、人际关系中始终倡导“五伦”、“四维”等礼仪礼节,讲究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崇尚尊老爱幼,遵规守德,互相礼让,和谐相处。

这正是孔老夫子和他的弟子们著《论语》目的所在,由此教化几千年的社会所倡导的主流思想。

最近我们的李“主佛”也来个“与时俱进”,把自己杜撰的《法轮大法》改头换面,并美名其曰《论语》。想必是李“主佛”可能在今年修炼过程中又“精进”了。按照他以前在《法轮大法》中所讲的“大法弟子精心修炼,不超过十年就可以圆满了。”那么,他以前自称是“宇宙主佛”,现在弟子们该称呼什么呢?他修改过《论语》又倡导什么呢?在《论语》中,李洪志表面上要求弟子“真”、“善”、“忍”,而其行的“假”、“丑”、“恶”,干的是偷鸡摸狗、男盗女娼、骗人敛财之事,实为凡人所不为,常人所不耻,君子所厌恶。在其传播法轮功初期,盗用儒家经典《论语》作为标题,写了几百字的《论语》,并作为《转法轮》的序。就这篇鼓吹“佛法无边”的《论语》,李洪志再也不满足要当“宇宙主佛”了,要给自己重新定位,变成升级版的李洪志,要当“创世主”。他在《2015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表示要修改《论语》,之后不到十天法轮功当家媒体发布了修改后的《论语》。从新旧《论语》不同之处可以清晰地看出李洪志其真正的目的。

行骗再次升级,要做“宇宙创世主”

一个仅有初中水平的李洪志,则以《论语》为标题,胡编乱造种种歪理邪说,虽说语言粗糙不堪,但目的相当明确。在老版《论语》中,李洪志声称“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强调的是解释功能;新修改的《论语》中,李洪志声称“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内涵洪微至极,癫痫病吃什么药治疗在不同的天体层次中有不同的展现。”把自己吹嘘成“创世主”,暗示李洪志是世界万物的“创造者”,而“佛法”体现了他的“智慧”。由此可见,李洪志已经不满足当“宇宙主佛”了,而是要当所谓的“创世主”,做天下第一人了。笔者由此想起李洪志曾经当着弟子说的一句话,“不说大点没有人相信。”看来其鼓吹的“宇宙主佛”已被越来越多的人识破,到了混不下去的地步,只好再说大一点,编造出“创世主”忽天水哪个羊癫疯医院权威悠那些痴迷的弟子,是其行骗的“升级版”。

妄图抹杀科学,弘扬“正法修炼”

此次李洪志修改《论语》,他在《纽约法会讲法》专门作了说明,“在正法的修炼中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因为这个《论语》当时写的时候是为了叫那些不知道什么是法的人明白法,起点不高,而且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这个法这么大,他是未来的一切,把科学摆的太高了、太大了,所以我就一直想修改他。”不难看出,“科学”成为李洪志内心的“结”,此次改《论语》就是要消除内心的“结”。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李洪志当初行骗,根本没有料到日后的事情,他把“佛法”与科学联系在一起,“‘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李洪志在后来行骗的过程中,揭穿他虚伪的画皮恰恰是科学!他鼓吹“消业”,在教内不准许生病的信徒到医院打针吃药,相反自己在吉林省人民医院做阑尾切除手术,就连平时的小感冒都怕的要命急着到医院就诊,这是他相信科学的长春市治疗癫痫病的哪家医院好铁证;他跑到海外当反华势力的“急先锋”,由此建立庞大的网络宣传平台,这是他运用科学的铁证;他在美国违法被处理,最终因网络而曝光,这是他吃亏科学的铁证。李洪志之所以现在痛恨科儿童癫痫的常见症状学,其中原因很简单,就是要伪装自己,继续行骗。

吹嘘抬高自己,欺骗愚弄弟子

李洪志在老版《论语》中,把“佛法”抬到无以复加的位置,疯狂进行吹捧,他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新修改的《论语》中,李洪志更突出弟子的美妙“前景”,他说:“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等等。为何前后反差这么大?只要结合具体环境、具体问题分析就能得出结论。李洪志传播法轮功初期,生怕别人不参加、不修炼,他骗不到钱,把“佛法”抬高,是希望博取人们眼球,吸引那些有迷信心理的人入伙,使他能够在短时间内打开“市场”;到如今,拼命抬高弟子,不惜以“神”相许,原因是李洪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骗了为数不多的弟子,并且部分弟子看清法轮功真相不修了,如果不给现在的弟子戴上“神”的高帽,那还有几个弟子追随他呢?事不同而理同,情不同而心同,李洪志从“吹法”到“吹人”的改写,背后的目标则是一样的,那就是玩弄信徒,榨取他们更多剩余价值,供养自己奢糜的生活。

此《论语》非彼《论语》,改变的只是方式,不变的是其欺骗装“神”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