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老陈的期盼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爱情语录

  白沙洲大道武泰闸闸口桥上,每天都会准时出现一个满头银发、身着黑色皮衣的背影。

  桥下,没有风景名胜,只有静静淌过的巡司河河水。河水散发着浓郁的腥臭气息,瞬间便可勾起人呕吐的欲望,这个“特性”显然没能影响到老者。老者姓陈,老陈记忆中的巡司河,清明透亮,可见鱼虾。土生土长的老陈有个希望——巡司河重回旧貌。这个希望,与融入到老人灵魂里的一道美味有关,这道美味名叫花鲢羹。第一次尝到花鲢羹的老陈,同时第一次频临死亡。

  不知从何时开始,武汉这片乡土上多了一群来自遥远东洋海域上的异族强盗。然后,地狱式的日子降临到了这里。家庭富裕的被迫拖家带口远走他乡,家庭穷苦的被折腾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每天都生活在明晃晃的刺刀下,没有人知道这种生活那一天是个头。有一天,村里来了一名共产党。共产党教会了乡亲们很多很多东西,包括“驱逐鞑虏,还我中华!”。再然后,村里组织了游击队,包括老陈在内的汉子们都跟着去了。直到那天,战友们拼死从战场上将身受重创的他抢下来。那个战乱的年代,粮食尚且的匮乏,医药基本算是奢望。重创,随时都会吞噬他稍显稚嫩的生命之火。浑浑噩噩里,躺在简陋草席上的老陈尝到了一嘴的鲜香。几个月后,生龙活虎的他再度活跃在猎杀东洋的游击战场上。再再然后,抗战胜利了,新中国成立了,即便很多故事,都随着时间渐渐埋藏在岁月里。唯有那股救命的鲜香,生生“扎根”在他的味蕾上,反倒是那股鲜香的来由,却成了挂在老陈心头的迷。

  新中国成立前夕,纠缠于床榻的父亲于回光返照时揭开了谜底——鲜香滋味,便是用巡司河里盛产的花鲢,熬制而成的羹汤。原来当年父亲为了救他,不惜冲破小鬼子的封锁,冒着枪林弹雨的危机从巡司河里捕捞了几条花鲢。父亲纠缠于床榻的瘫痪,就是那次小鬼子子弹卡在脊椎里造成的。怕他内疚,父亲一直委托他人不要告诉事情的原委。说罢,便笑着去了。这条名叫巡司河的河流,以及河里盛产的花鲢,从那一天起,再也无法从老陈记忆中抹去。

  时光荏苒,巡司河逐渐沦为“巡熏死河”。对于周边居民而言,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酸腐臭味跟积年公厕并没有什么区别。老一辈人,都异常揪心巡司河如今的模样,异常揪心巡司河如今的模样。他们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巡司河早日甩掉“熏死河”的帽子。如今这个叫做二航局的本土企业,正在河岸边紧张施工着的污水管埋设工作,让老陈看到希望实现的曙光。陈老等啊等,等到施工者完成了对积年淤泥的清理工作;等到施工者完成了对河岸锁水固堤矩阵的钻设。2017年11月1日,他终于等到二航人着手最后一道“手续”(污水管迁改)。那一天,陈老留下了激动的泪花。也正是那一天起,他不愿意再坐在家里等待,他要亲眼见证着这最后一道“手续”从开始到完工。于是,当施工者刚动土挖设污水管基槽,陈老便每天坚持到现场看看。陈老很清楚——只有当污水管迁改得越彻底,花鲢们才算真正拥有了赖以生存的家园。

  陈老总是忍不住期待着,工程进度能再快一点,他怕自己熬不到花鲢回家的那一天……

  “我大半截身体已经入土了,要是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巡司河恢复旧貌,真是死而无憾啊!”在瑟瑟的秋风中,陈老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癫痫病患者的用药常识有哪些癫痫病比较权威的医院保定市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