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奶奶的爱情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短篇小说

  爷爷晚年的时候,听力下降得很厉害,跟他说话,我们得把音量提高八度,有时一句话得重复两三遍。可奇怪的是,奶奶从来不用抬高声音与爷爷对话,她只需轻轻地说一句:“老头子,再添把火。”爷爷就会把折断的枯树枝一股脑儿塞进灶膛。有一次,奶奶低声喃喃:“老头子,当年我给你做的布鞋去哪了?”爷爷接过话茬儿:“你啊,那次给我做的布鞋偏小,走起路来脚趾头生痛。”又有一次,奶奶伸手指着某处,还没张口说话,爷爷就会意地搬来梯子,将挂在墙壁上的风干的板鸭取了下来。

  

  在一间屋子里共同生活了五六十年的爷爷奶奶,相互之间的默契已达到无须对方开口,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便已心领神会的程度。

  

  那时候,爷爷奶奶都已七十多岁,他们身边的老友一个接一个地去世,奶奶有点担心,她不止一次对爷爷说:“如果你走了,我一个人活着多难啊!希望我比你先走。”我在不远处听到,心里酸酸的。

  

  偏偏出事的是爷爷,去医院检查,医生宣布癌症已到晚期,他只有最后几个月时间了。爷爷反复地发高烧,时而神志模糊,连自己的儿孙都不认识,时而清醒,悲哀地望着他的晚辈说:“我被烧糊涂了,连你都没认出来。”他却一直认得奶奶,他艰难地露出微笑,慢慢地招手,示意奶奶过去。奶奶走开一会儿,他便四处张望:“她去哪儿了?”

  

  奶奶躲在某个角落哭泣,哭一会,抹掉眼泪又回到爷爷身边,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儿孙们伺候爷爷穿衣喝水。眼睁睁看着骨瘦如柴的爷爷,挣扎在死亡边缘,她很害怕很无助。奶奶原本是个能说会道的人,经历过很多次生离死别。邻村的张奶奶病危时,她常去探望,张奶奶口齿不清,她几乎是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聊了一下午。可是现在,奶奶却胆怯地坐在旁边不言语,她甚至害怕与爷爷独处。亲人们在厨房忙着熬药煲粥,我抱着爷爷换下的衣服去清洗,奶奶紧张地抓着我的手说:“漫青,你和我一起陪着爷爷吧。”

  

  爷爷最终还是去了,奶奶瘦了很多,显得特别孤寂。两个月后我去乡下看望奶奶,家里冷锅冷灶,她说反正只有一个人吃饭,随便弄点什么填饱肚子就行。儿女们想接她去住,她不愿。我想,那老房子里有太多她割舍不下的记忆吧。

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是权威北京治癫痫那家好杭州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