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从表哥到汪恩甲萧军端木蕻良骆宾基作家萧红到底喜欢谁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儿童文学

很多人读过《呼兰河传》,这部长篇小说有超常规的文体语言,诗化、直率而自然。因为这部小说,很多人熟悉了萧红。但是,对于萧红的个人生活,很多人却只是甚少。直至今日,很多人还弄不明白,为啥萧红的绯闻男友那么多呢?

(萧红)

萧红生于1911,原名张秀环。父亲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封建地主,幼年丧母。因为母亲早逝,让萧红的性格发生了变化。

少女时代的萧红,曾被家里订了婚,未婚夫叫汪恩甲。这人相貌堂堂,师范毕业,萧红对他也很是倾心。如果萧红能够和汪恩甲携手走完一生,也许她会是中国一个比较完美的作家,然而结果不是这样。

在情窦初开的年龄里,萧红选择了背叛汪恩甲。初中毕业后,萧红跟表哥私奔了,名义上是搭伴去北京读高中,然而私奔的事情终究让亲人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

萧红和表哥在北京生活了一段时间,在家人不给邮寄生活费的情况下,最后两人只好从北京返回老家。萧红也和表哥结束了这段不明不白的同居生活。

(影视剧中的汪恩甲)

当时,汪恩甲的年龄很小,哥哥汪恩厚非常生气,让弟弟和萧红分手。

这原本就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如果按照现在人的做事方法,分手就分手吧,然而萧红却没有这么样做,她到法庭状告汪恩厚代弟休妻,汪恩甲为保全哥哥在教育界的名声,表示解除婚约是他自己的要求,令萧红败诉。不过,萧红后来还是原谅了汪恩甲。

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两人住进哈尔滨东兴顺旅馆,不久萧红有了身孕。但是,当萧红临产期近,汪恩甲却突然失踪,令萧红独自被困在旅馆。对于汪恩甲的失踪,一种说法认为他没有足够的钱交房费,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他是遭遇了意外。

(萧红和萧军)

汪恩甲离开旅店后,已经怀孕的萧红困居旅馆,处境艰难,只好写信向哈尔滨《国际协报》的副刊编辑裴馨园求助,裴馨园多次派萧军到旅馆给萧红送书刊,两位文学青年因此开始了相互爱慕。当时,萧红已经怀孕7个月,但是两人认识三天治疗癫痫病常用的几种药后,开始同居生活。

萧军多处筹钱,但是也没有凑够萧红的欠旅馆的钱。说来也巧,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松花江决堤,旅馆被淹,萧军趁夜租了一条小船,用绳子把萧红救出,逃过了欠债。

不久,萧红进医院分娩,但她无力抚养孩子,将孩子送人,这个孩子后来夭折了。出院后,萧红与萧军住进当地的欧罗巴旅馆,开始了一段贫苦但甜蜜的共同生活,同时,萧红也迎来了自己的创作黄金期。

但是,萧军有些大男子主义,他个性粗暴,而且情感轻浮,在两年里先后跟三个女子有暧昧。而且,他并未拿萧红当成自己最后的归宿:“她单纯、淳厚、倔犟,有才能,我爱她,但她不是妻子,尤其不是我的。”两人从哈尔滨结伴去青岛,最后又到了上海,但最终,萧红还是向萧军提出分手,结束了这段既爱且痛的恋情。

1986年夏天,萧军重来青岛,被问及当年与萧红相处时,他提及“那时确实脾气不好,常对萧红发火”,并亲口承认“打过萧红”。

(萧红和端木蕻良)

端木蕻良曾是萧红和萧军共同的朋友。跟粗犷的萧军不同,端木蕻良性情阴柔,他还曾称赞萧红的文癫痫发作学成就超越萧军,让萧红找回了久违的自尊。

当萧红终于下定决心跟萧军分手时,她已经怀了萧军的孩子,但她和端木蕻良仍于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5月在武汉举行婚礼。后来,这个孩子生了下来,然而不久也死了。

对这段感情,萧红曾经这样形容:“我和端木蕻良没有什么罗南京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曼蒂克的恋爱史,是我在决定同三郎(萧军)永远分开的时候我才发现了端木蕻良。我对端木蕻良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我只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骆宾基)

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萧红与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后发表了中篇小说《马伯乐》和著名长篇小说《呼兰河传》。

在香港期间,端木蕻良帮助了同为东北流亡作家的骆宾基。不久,太平洋战争爆发,骆宾基打算撤离香港,但当骆宾基打电话向端木蕻良和萧红辞行时,端木蕻良却问他能否暂留香港协助照料病重的萧红北京的癫痫病那家医院最便宜,骆宾基慨然允诺。

根据骆宾基的记载,从太平洋战争爆发到萧红病逝的44天中,他始终守护在萧红身边。至于骆宾基跟萧红之间是否有男女之情,其后人始终表示否认。

(萧红)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1月22日,萧红病殁香港法国医院,遵照她的遗愿:身后要能看到大海。在萧红去世后的第四天,端木蕻良带着笔、墨和装有萧红骨灰的一只花瓶来到浅水湾的一个山坡上,这里上边是丽都饭店,下边是游泳场,他把骨灰瓶深葬之后,亲笔题写了“萧红之墓”的木牌立于坟前。

端木蕻良在安葬萧红时,即嗅到了沿途一路上的血腥味。他担心此处墓地不能长久保全,因此特意留下了另一半骨灰放在另一只同样的花瓶里,秘密地埋葬在圣士提反女校土崖的一棵树下。

1996年10月5日,端木蕻良在北京去世,身前留下遗愿,把他的部分骨灰撒到香港圣士提反女校后山、萧红另一半骨灰的埋葬地。1997年5月,端木蕻良的夫人钟耀群女士来到香港,实现了他的愿望。

(每日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