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金秋惹人醉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摘要:金秋一个雨后晴朗的周末,步出户外登笔架山,万步梯让我僵硬的肢体得到了锻炼,久坐带来的顽疾得到了纠正,空荡的脑袋复活了思维。笔架山的山色之美,令我陶醉。 金秋一个雨后晴朗的周末,步出户外登笔架山,万步梯让我僵硬的肢体得到了锻炼,久坐带来的顽疾得到了纠正,空荡的脑袋复活了思维。笔架山的山色之美,令我陶醉。   笔架山,山不是很高,海拔只有1200余米。以前古木苍翠,枫叶红叶染红山脊,凤尾竹林里百鸟欢歌,半山腰多宝寺香火旺盛,却因羊肠小道望而却步。好在三年前县委县政府为民着想,修建了四条通山石级万步梯,安装了照明设施,让市民休闲旅游有了好去处。   尽管笔架山风景宜人,是当地的旅游景点,我除了竣工典礼那天,匆匆忙忙采访上笔架山去过,以后就没有闲下心来去观赏过她的容貌。听去过的同事说,笔架山的深秋最美,枫叶红叶红遍山腰至山顶,还有山花烂漫,这个时候和家人登山,不仅拾级而上可以锻炼身体,还可观赏路边密密麻麻的凤尾竹,还可以看到林子里不知名的烂漫山花,听林子里的鸟语,上山观满山枫叶红叶,看远处江口湖的湖光美景。   星期日那天早上,来到笔架山脚下停车场,一眼望去高大的牌坊大门俨然屹立,苍劲有力的“笔架山”三个大字在晨光中熠熠生辉,夺目眼球。再看牌坊左右尺来宽的柱子中间,书有时任县委书记的对联墨宝,字里透出赞美笔架山的灵山秀美。此时,从牌坊大门通往上山的石级上,行人已经络绎不绝往上攀登。我和家人沿石阶缓缓而上,路两旁是人工栽植的风景树,石级路外还有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凤尾竹。这些凤尾竹在微风的吹拂下,频频点头向我们示意。小女吴霞是第一次攀登笔架山,她感到好奇,不停地问这问那。“爸爸,这是什么竹子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我告诉她,这种竹属于观赏类型,学名叫凤尾竹。   为了让女儿更加了解凤尾竹,我停下来告诉她:“这些竹在笔架山所处的位置不同,显现出来的视觉效果也各不相同。看右边这一片,由于生长在较为空旷的地块,土壤肥沃,阳光充足,叶片透亮嫩绿;每枚叶片,每个竹节,甚至竹节上的细密纹路也能看得清楚。左边这一片,由于有高大的松柏树遮挡,受光程度不一,整片竹子的绿色由内向外呈现出一种由深到浅的层次感。近看,就像一把遮风避雨的绿色大伞;远看,只见一簇一簇的绿色相互倚叠着,分不清哪是枝桠,哪是叶片了。在从下往上看去,那就只能看见连绵成片的瀑布般的竹叶,甚至连竹枝也看不到了。由于枝叶太茂盛的缘故,每一蔸竹都从半腰处慢慢向外张开,然后又自然弯曲下垂,远远望去,如同孔雀开屏一般。”   女儿知晓了凤尾竹的来历,觉得增长了一些见识,又拉着她妈妈向上行走。走到红军亭,我已经张开了大嘴巴出气,汗水已经慢慢浸湿着衣服。见亭子里有石墩,女儿吴霞抢先坐在墩子上,还给她妈妈占了一个旁边的座位。那天人多,我将坐墩让给了一位大爷,自己爬在石栏杆上,看着下面朦朦胧胧被雾霭遮挡着的凤尾竹。这时候,太阳还躲在笔架山背后,浓雾从山顶移向竹林,不一会,几米之外就看不清了。此刻,我又想起老家屋后的竹子。   小时候,老家屋后拥有很大一片慈竹林,竹子的顶端细细的倒垂着,被风儿一吹,竹林摩擦出沙沙的声音。叔伯们认为种竹不很美观,也不像诗人说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那样的清高,种竹只为实用。大集体时期,农业生产经常需要用到竹编农具,每到雨天或农闲时,手巧的舅舅被我父亲请来,就到竹林里选择适用的竹子,砍倒,划开,分成或细或粗的长竹条,再把竹条一匹一匹的青皮慢慢起出来,这叫青篾,里面那层多数不能用,晒干后就是我妈妈最喜欢的干柴,煮饭时放在灶孔里,可以顶很多把竹叶或者稻草。然后舅舅会用青篾编出箢篼,背篼、笆篓等十多种用具。特别是五六月份慈竹长笋子的时候,笋子上经常长着竹虫,烧着吃很香很香。每天放学回家,首先就是跑到竹林里察看竹笋上面有没有竹虫,一旦竹笋上面有虫子,就轻手轻脚靠近,右手拇指和食指将竹虫紧紧捏住,再用力一拉,竹虫就乖乖到了手里。然后,去掉竹虫六只锋利的脚爪,用细细的竹签穿在竹虫脚心,让虫子飞起来,既可以扇风,又觉得好玩。等玩耍厌倦了,就放到柴火灰中烧上一两分钟,拿出来去掉头和尾巴,就成了我们的美食。   过了十多分钟,太阳从笔架山顶照射下来,透过树木的间歇射出灿烂的光芒。雾慢慢地散去了,一簇簇的凤尾竹青翠欲滴,展现出她们庞大家族的气势。我朝下面望去,没想到出现了一幅壮观景象,没有尽头的凤尾竹铺天盖地,随着地势,竹海形成了自然的波涛,或俯冲下山崖,或涌上山坡,几株高大的板栗树点缀其间,成为竹海的精灵。顺着竹海望远,远山云雾升腾,不一会山的轮廓清晰起来,就能看到通往县城至樊哙的公路。   一阵微风在竹梢上掠过,石栏杆边的凤尾竹簌簌作响,我望着一株株凤尾竹,她们虽体魂兼美,却没生在如诗如画的巴山红军公园,也没有依附于绮丽风光的江口湖,想到这,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意念,这凤尾竹在笔架山也不寂寞,如今有众多游客前来作伴。   再往上走,上到了一个很大的人工平台,左边的多宝寺传来信奉佛教敲打的木鱼声,一些善男信女们来来往往,祈祷着平安和幸福。右边松柏林立高大,我们在森林里向上攀登。由于头天下过雨,太阳刚刚照射,石级雾气很重,林间露珠滴落在我们的头上脸上,感觉有王维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快感,只不过当天是晴天有红日,而诗里是明月。再向上走,松柏又变成了稀疏的枫叶和青冈树,上面树枝上的叶子已经红了,两米来宽的石级路已被挤得看不到好远。快到半山腰,枫叶和青冈叶多了起来。到了山顶,凉亭内山风习习,凉意阵阵。于是,我张开双手,闭上眼睛,深深地做了几次呼吸,呼吸这异常清新的空气,看到了满山红遍的枫叶和红叶。   笔架山的枫叶和红叶面积不大,约有200来亩的红叶景观,看上去没有大巴山红叶的壮观,且与大巴山红叶的色彩一样丰润,一样五彩斑斓。有火红、品红、酒红、褚红、玫瑰红、紫红、金红……色彩相间,景色分明。这里的红叶形状有的像手掌状、羽毛状、船形状、针形状、三角状等10余种形状。观赏期与大巴山红叶相比,时间长达一个多月之久。   穿行在红叶石级之间,让我走进深秋色彩斑斓的世界里,那最亮丽、最显眼、最让人喜爱的满山红叶,让我手机里储存了许多婀娜多姿、楚楚动人的精美图片。红叶,牵动着我的思绪,拨动着我的心弦。   每当深秋,经过风霜的洗礼,笔架山红叶如约而至。如果说大巴山的红叶有着“巴山一夜风,木叶映天红”之说,那么这笔架山的红叶也是一幅精雕细琢的工笔画卷,也是这画卷中多姿多彩的少男少女。   笔架山红叶恰是天然画廊,红叶从山顶到半山腰豪放奔腾着。当我步入林子,满眼尽收五彩斑斓,棵棵粗壮的青冈树将我揽入博大的胸怀,挂满婆娑枝头的红叶和飘洒满地的“红地毯”将我融入激情涌动,如诗如画的港湾。这些红叶,简直就是为情而生,为情而长。在这里轻轻拾起一片红叶,让我品味到的不仅仅是甜蜜,还有那艰苦岁月硝烟弥漫的疼痛,拾起宣汉战役红33军王维舟军长浴血的故事,我得到的不仅仅是陶醉,还有那无尽的情思和为共和国成立而牺牲的宣汉儿女,是他们浴血奋战换来今天幸福的生活。   登高远眺,层林尽染,那紫红、桃红、粉红、橙红、火红、腥红的红叶明丽欲流,千姿百态,分外妖娆。火红的颜色,如歌似酒,定会让你心动。红叶舞翩跹,如琴如瑟,弹奏着一种思绪,一种激情,透出丰富的内蕴。在秋日阳光的映照下,满山秋色变换着色彩,桔黄中渗透着桃红,丹红中掺着玫瑰,像天边的彩霞,似空中的长虹。极目远望,满山红叶如一座火山,更像一幅幅让红色渲染的山水彩画,令游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流动的色彩不禁使我想起白居易《长恨歌》里“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的绝妙佳句。   红叶,浸染着巴山大地,透视出殷殷的沧桑。笔架山,曾经演绎过历史的深情与悲壮,在这满目皆红的密林中,我似乎隐约听到当年王维舟领导的巴山游击队浴血奋战的枪声,看到无数的宣汉儿女奋勇杀敌的英雄壮举,让我荡气回肠,历历闪现。   凝视着那片片火艳艳的红,缅古思今,一种无法解读的空灵,在悠悠天地间徘徊,在深深的期待中守望。那色彩斑斓的光亮,似灵感在跳动、在流淌、在浮动……流淌的色彩,清晰的脉络,彰显出不朽的活力和不朽的生命!我深深体味着红叶温馨的情怀和不息的追求,在风高云淡的天空下飞扬,留给人间另一道永不消失的风景……   不经意,我们把上山的路已经走完,开始下山返回,天气越来越好,太阳当顶,雾已散去,对面州河上面的县城全境,碧波荡漾的江口湖展现在眼前。一路上也有成群结队的登山人,不过游山客比起长假期来,还是少了很多。此时覌四周,放晴的天空下,红叶焕发着彩霞,凤尾竹在阳光下摇曳,卷起一波一波的浪涛,多宝寺里的木鱼还在祈祷。   回到家里,我们一家子都感到疲惫,洗完热水澡,顿觉一身轻松,精神爽朗。站在窗口,望着对面雄踞的笔架山,山山相连,不知道有多少座,但各有各的风姿,甚至四时不同,也各有差异。我想,人也如此!相信到了明年的秋天,她仍然会有更美的风景呈现。   秋天的笔架山,风情无限,让人沉迷流连! 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南宁有那些癫痫医院哈尔滨癫痫病人的症状武汉癫痫在哪家医院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