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等你来爱我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摘要:如果有人愿意对你说:“我想和你说说话。”那么,请善待他,因为,他视你为知己,只待他吐完心中的话后,又将对未来信心满怀。 【想和你说说话】   陈道明主演的《康熙大帝》中有这样的一句台词:“容妃,朕想和你说说话。”家事、国事,遇到烦心事,康熙总喜欢到后宫找容妃说话,话说过了,他心中的烦恼也消了。   千古一帝,朝堂之上良臣肱骨,后宫之中佳丽三千,众口一词三呼万岁,看似一片太平繁华,然而,康熙的内心却是不安的、寂寞的。他高高在上,众星捧月,却不知道跪在脚下的大臣,哪一个明天就会扯起反旗反了他。高处不胜寒,他看不到真实的面孔,听不到真实的声音,所以,他寂寞孤独。   以前没在意这句台词,现在蓦然明白,这句话是最朴素的道白,是最贴心的信任。   所谓朋友千千万,知心一二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一个人,看似高朋满座,但真正懂他、真正关心他的人寥寥无几。有的人与你认识多年,可依然觉得陌生;有的人与你交往甚久,但总觉得有一点距离;有的人与你纵然是相隔千里,也觉得他是可以推心置腹的故人。   有的人对你的感情,就像空姐的微笑,带着职业性,所以那关怀一份不多一份不少,符合来者身份。还有的人对你的感情放在心里,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为你解决困难。纵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千言万语饱含在他的一个平常的眼神中,一个习惯的动作里。   人,无论是在心痛彷徨时,还是在喜悦幸福时,总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而那个你最愿意对他说话的人,就是你最入心的人。他会静静聆听你的倾诉。他的沉默,他的一个语气,都能深入你的心底,让你感觉到,哪怕相隔千里万里,他就在你的身边,他的心和你交融在一起。   这就是知己。   高山流水,知音难遇。   如果有人愿意对你说:“我想和你说说话。”那么,请善待他,因为,他视你为知己,只待他吐完心中的话后,又将对未来信心满怀。   【等你来爱我】   窗檐上的雨滴,一滴一滴滴在窗外的空调上,“啪嗒、啪嗒”响。雨滴在清脆的啪嗒声中,溅起清冷的水花。   在这样的葬花天气里,喜欢循环播放侃侃的一首《嘀嗒》,斜躺在躺椅上,聆听窗外的雨滴声。时光似乎在雨滴的“啪嗒”声中,放慢了流淌的脚步。   ……   嘀嗒嘀嗒嘀嗒,时针它不停地转动;   嘀嗒嘀嗒嘀嗒,小雨它拍打着水花;   嘀嗒嘀嗒嘀嗒,是不是还会牵挂他。   ……   侃侃纯净的歌声在轻轻地诉说,让人躁动的心在平和的歌声中宁静。一些忘却已久的记忆在这样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浮出水面。   有一则很旧的新闻报道浮现在心头。在沙特阿拉伯有一对青年男女偷偷相爱了,等他们准备携手婚姻时,却被棒打鸳鸯。按当地的风俗,女子必须嫁给自己的表兄弟或者堂兄弟。于是,女子不得不屈从世俗,男子也另娶她人。   若干年后,男子的妻子去世,他已97岁。暮色中,往事如水,他想起了尘封80年的恋情。世事沧桑,历尽悲欢离合,他心中难以忘怀的还是那段未了的情缘。于是他踏上了寻找的路程。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他终于找到了她。又成了单身的她,已垂垂老矣,再也不复当初的青春美好。可在那个男子心中,她依旧是他永远的姑娘。   这个97岁的男子,当即向女子求婚,一如当年。一对分离了80年的恋人,终于能堂堂正正地在一起,他成了她的夫,她成了他的妻。   很是羡慕那个女子,在她的垂暮之年能等来最初的爱侣;更是敬佩那个男子,80年的光阴,没有磨灭他的记忆,他始终没有忘记心中所爱。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艰难地寻找她,完成爱的夙愿。   世间有多少有情人被迫不得不分离,然而,天难老,情不绝,只要心中的爱不死,再长的光阴我们都可以等到携手的那一天。如果你爱我,若干年后,你是否也会来找我?和我在一起,一起携手共赴来生?   窗檐上的雨滴“啪嗒、啪嗒”滴下来,滴成一个重重的惊叹号!我读不明白它的含义,也猜不透它的玄机。只有侃侃的歌声和着嘀嗒的雨声,嘀嗒在心里。   ……   嘀嗒嘀嗒嘀嗒,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嘀嗒嘀嗒嘀嗒,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嘀嗒嘀嗒嘀嗒,还会有人把你牵挂。   ……   【有一种爱叫相濡以沫】    偶然间读到一则故事。有两个玩木偶的艺人,男的是一个天生聋哑人,会拉一手好胡琴,琴弦在他的指尖纷飞成流淌的音符,宛转悠扬,百转千回,木偶戏的背景音乐都是出自他手。女的有一副甜润歌喉,是剧团有名的的金嗓子。一出戏下来,木偶被他们灵巧的指尖操纵得风生水起,惟妙惟肖,女子的歌喉更是将戏文唱得随心入骨。   八十年代,人们没有多余的娱乐,因此,他们的木偶戏成了那个年代人的主要精神乐趣。男子常在演戏前为女子泡上一杯润喉茶,戏后为她递上一碗夜宵,就这样,他们日久生情,暗生情愫。然而,流言能淹死人,他们的恋情遭到了女子父母的强烈反对。女子被家人嫁给了一个锅炉工。那个男人喜欢酗酒,性情暴戾,稍有不顺心,便喜欢在女子身上、脸上留下印记。木偶男每看到女子脸上的伤痕,就会躲到一边去对着大树发泄流泪。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看木偶戏的人越来越少,剧场也日益萧条。剧团解散了,女子回家了,她凭着勤劳在街头摆摊卖包子,男子则带着一对木偶走四方,成了流浪艺人。   女子的丈夫下岗了,就更喜欢在外借酒消愁了。于是,女子只有更加起早贪黑地辛劳,日子过得清苦。木偶男舍不得女子风吹日晒,他每天挣钱了,就托熟人去买女子的包子,好让她早点收摊回家。他所能帮的,也只能如此。   那一天,天出奇地冷,女子在她的陋室里生起了炉子取暖。她靠在床上编织毛衣,那是她做外贸加工,赚取补贴家用钱的活计。也就是那一夜,她那酗酒的丈夫煤气中毒死了,她也成了一个植物人。   出院后,她只能回娘家休养,只是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如何能照顾得了她?这时,那个木偶男来了,他比划着告诉女子母亲,他愿意带她回家照顾她。于是,木偶男终于能在阳光下,搀着女子的手回家了。一对相隔30年的恋人,终于能堂堂正正在一起了。   除了照顾她日常生活,一有空闲,他就玩木偶给她看,拉胡琴给她听,拉的都是她熟悉的喜欢的曲子。渐渐地,她有了知觉,眼角有泪珠渗出。   30年的时光,他一直把她揣在心里,在无声的世界里,他用心演绎了有一种爱叫相濡以沫。         哈尔滨癫痫病去医院看什么科沈阳癫痫病权威治疗医院哈尔滨的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呢郑州癫痫病康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