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南山】那些零落在山野间的花儿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语录
   山里,那些横斜逸出、姿态万千的花儿,或盛开在广袤的田野上,或笑傲于荒山野岭间,借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琢,与山风微雨的浸润,别有一番韵致。   然而,它们的种子一旦被人为地搜集起来,种在花盆里,摆放于大街旁,听从于人类的弄拨,顷刻间便失去了它们原有的自在洒脱。它们不得不收敛起放荡不羁的枝枝叶叶,而变得矜持含蓄起来。也许,人们只是收集了一些花的种子,让它们为点缀美丽的城市作出一点贡献,这是无可厚非的。不幸的是,树们也被一棵棵地从山上移走,一车车地送往山外,那些刽子手在肆意掠杀树木的时候,也顺带砍倒生长于树下的花的藤蔓或枝丫,幸存的几株也因为失去了树的保护而日渐凋零。如此,日复一日,用不了多久,原本生机盎然的山野岂不是只剩下一片死寂了吗?   我不禁惊讶于我突发如斯奇想,那一个个稚嫩的乡村孩子,不就是盛开于山野田间、接受大自然恩泽的花儿吗?而他们的父母——顺应潮流进入那座人人向往的围城的人们,像极了那一棵棵被伐倒了,用卡车运进城里的大树。   “几年以前这个学校都还有两三百人呢!”看着空荡荡的校园,和那孤零零在风中晃动着的红旗,你实在很难把它和“两三百”那个数字联系在一块。只有教室后边那些学习园地模糊的印迹,办公室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奖状,以及破旧但还算齐全的教学设备,和校园周围被砍过的碗口粗细的树桩,证明着它曾经的辉煌。   令人不解的是,曾经那么名噪一时的学校,怎么说没人上学了就没有了呢?   纵观中国乡村,新闻上缕缕报道的也好,亲眼目睹的也罢,实际上都是些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仍然守在那片土地上。村里的青壮年——孩子的父母,老人的儿子他们都去哪儿了。在中国,城镇化的进程在加快,而这样导致的直接结果是村庄的消失,只是这种消失是被城市所取代。在中国的另一些地方,譬如说云贵山区的偏远地带,城镇化的风波似乎永远涌不到那儿去,而那里的村庄也在消失,它们是被人们扔在了那儿,任其逐渐腐烂变质。   那所地处偏僻的乡村学校的情况,大抵就属于任其腐烂变质型。改革开放后,农村青年纷纷涌上了南下打工的浪潮中,或者进入城市的建设化大潮,当起了农民工。本来就有点文化的他们在外面开阔了眼界,也尝到了甜头,手里一旦有了些积蓄,便想着回家建房。那时的他们还没有想要脱离他们的根,只想把日子过好。到了第二代,他们变得愈加的高学历,他们或者找了份不错的工作,或者打拼中有了自己的事业,在城市里逐渐安了家。那些城市中的漂泊者——新生代农民工,也努力的攒钱,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一块立锥之地。也许初时,他们还让自己的孩子由老人在农村带着,随着生活的好转,他们便把孩子们甚至连同老人一起接进了城里,成为了居住在城市里的农村人。   树们都被运进了城里,花儿也随树而行,山野自然就显得格外冷清。剩下的都是些实在走不掉或者不愿离开的老人。连无父母的孤儿都也送进了福利院。学校的无人可读也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可是,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去谴责那些树,以及伐树的刽子手——时代的变迁。每日把日头从东背到西向来是作家们描写农民的辛劳惯用的词句,如今他们摆脱了扛锄头的生活,家人也跟着享了福,我们为什么不高兴呢?   那些”花儿”呢?那些曾经开了漫山遍野,如今却零落了的”花儿”呢?那些曾经在稻草堆里捉迷藏、在院坝里跑趟子、在山上找野果吃的“花儿”呢?他们在新的天地里接受着更丰富的营养,此时一定开得很灿烂吧!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明显郑州癫痫病治疗鄂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洛阳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