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府南河里的萍和水(散文)

    我走了,开着我的车。一座城市的灯火,从心里一丝一丝抽离。此刻,所有鲜活的欢笑和悲哭,都在后视镜里渐渐消弭。转个身而已,城市、霓虹、故事,通通归于沉寂。眼前的路虽然弯曲,却能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荥阳半日闲(散文) 

    离家的时候,先生还未睡醒。儿子的床铺乱糟糟的,不见人影——是打球去了。生活一副惯常的模样,按部就班,把即将出发的人心里的一点点异样悄悄抹平。人齐出发,一路高速,只两个多小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农民读“荷都文学”之新颖(散文)

    初冬的金湖,喜气与热浪在勃勃生机的湖畔上缔结着农民那渴望的跳跃。改变我一生的舞台,是田园的那三分沃土——蒲部长语重心长的告诫!感谢推荐我的老师朱部长先生给了农村孩子的那金色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一次难忘的旅程(散文)

    1974年12月我响应祖国的号召,从祖国大陆最南端到达祖国大西南重庆,分配到驻防在泸州的步兵116团服役,在部队整整干了3年,1978年4月退伍回乡。经过3年的部队生活,战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靠山吃山(散文)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陇南市宕昌县是国列贫困县,改革开放之前,南河镇的山民们长期以来一直靠天吃饭。如同全县大部分地区一样,这里土地贫瘠,石多土少,海拔较高,干旱严重,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夏日风情”征文】夏夜蛇肉香(散文)

    1麦黄的时候,山岙间的一绺平地,我们称作冲,有一片待收割的麦地,一垄垄金黄色的麦粒,齐整整的,有风吹过,麦粒就缀成起伏不平的波浪,像极了金色的海洋。一眼望去,给人丰收在望的景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一碗热汤的距离(散文)

    两代人应当保持什么样的生活距离,是一个难有标准答案的人生考题。两代人若能保持“一碗热汤”的距离,的确是一种合适的距离。那碗热汤是双向的温情的,蕴含着尊与爱的传承。——题记我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半梦半醒(散文)

    那天晚上,朋友请我吃饭,去的是西站附近的倪氏酒楼。地道的鲍鱼海参,醇香的五粮液,久违的了同窗,多年未见的战友,很快我就不胜酒力,飘飘然如坠云里雾里。晚上十点散席,东道主正有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温暖的爱(散文)

    冬日的清晨,劲力的狂风似剪刀一样,呛呛的乱响着,满眼山城的萧瑟,让人寒意满身,不愿挪动身体,只想在温暖的屋内徘徊辗转着,在深帐暖裘里倦缩。早晨起来,匆匆梳洗完毕,就到一家清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祝福丁香】这核桃该给谁吃(散文)

    今年的核桃意外的丰收了,大门外街道旁两棵不大的树,前天我缷了三鋬笼绿皮核桃,家里院子中间的一棵树,估计还能卸不到两鋬笼,保守的说,核桃脱完绿皮,全部晒干也能装三鋬笼左右。估计...[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