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秋天的脚步(外三篇)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摘要:太阳拿出它那明晃晃的照妖镜,向那团乌云恶狠狠地照去。它的亮光在那片发黑的云层里翻江倒海,最终穿透了乌云的胸膛,留给大地一轮黑里透亮的白晃晃的光圈。太阳的这一番降魔除妖,终是把那片云层照出了一些白的本色来,云的微白与那光圈的亮光最终便融在一体里了。    ◆秋天的脚步   几场清爽的雨后,便迎来了秋凉的天气。但在闽西北的这片土地上,夏却执着地蹒跚着脚步久久不肯离去。它的影子还依然清晰地留在青青的山体间,留在绿绿的树梢上,留在油油的草地里。甚至于在无风的夜里,人们仍能感受到一丝烦闷的燥热。可是日历确已翻过了立秋,迎来了白露的节气。   早秋的天气还是缺少那份萧杀的锐气,在它的血管里总还流淌着一些夏天的血液。但秋天的脚步却真真切切地向我们走来了。   在这片四周青山环抱、细水长流的土地上。由于天气的渐凉,便使得山顶间积聚的水气明显的比夏季增多了起来。于是在一夜清凉后的爽朗早晨,人们总能惊喜地发现山顶上袅袅地弥漫着一层层薄如轻纱、似云又似烟的雾霭。这乳白色的雾霭轻盈盈地在山顶上缓缓的上下浮动,让人觉着这该又是哪位善舞的仙女慢悠悠地挥动着的轻灵舞袖。   水气的增多,也让天上悠游的白云沾染了些许微墨的色彩。因此,在这样的天空里,人们常常能看到的便是几片明朗放光的白云总是嵌着些暗黑的底纹,但这暗黑却并没玷污那云体的白,相反,倒衬得那白更加的鲜亮起来。但总还是有几片云朵经受不住水气的魅惑而完全地被那墨色给侵蚀成了通体泛黑的乌云。这妖魅的乌云仿佛是中了一股邪气一样,竟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阻挡住阳光的去路。于是天体上的一场恶斗就此拉开了序幕:太阳拿出它那明晃晃的照妖镜,向那团乌云恶狠狠地照去。它的亮光在那片发黑的云层里翻江倒海,最终穿透了乌云的胸膛,留给大地一轮黑里透亮的白晃晃的光圈。太阳的这一番降魔除妖,终是把那片云层照出了一些白的本色来,云的微白与那光圈的亮光最终便融在一体里了。   天上的这番暗斗,并没有对这片早秋的土地带来太大的影响:山谷里闹满枝头的丝瓜花,黄澄澄地微露着些让人心怡的灿烂浅笑。它们的花瓣活象一群群黄蝶般地或隐在绿意盎然的枝头上休憩,或煽动着金翅随着风儿在山谷间飞舞蹁跹。庄稼地里的水稻也逐渐一畦接着一畦地由绿转黄了——站在凉风轻拂的田间地头,放眼望去,只见一畦畦青黄相接的麦浪,就象梵阿玲上奏响的音符一般,青青黄黄地在这片夏秋更迭的土地上交叉传涌。稻草人及时地赶来看护这一季待收的庄稼,它们张开了双臂,微拂着黄罗袖奋力地驱赶着那些贪嘴的鸟儿们。几畦早熟的稻子早早的被农人们收割了下来,田地里遗留着一片割剩下的齐整的麦秸。一群白鹭和几只八哥满心欢喜地飞赶到这片刚收割完的田地间,争抢着洒落在那里的剩谷。梨田的时节尚未到来,老牛们趁着这悠闲的时刻或站或卧地啃食着地里的青草。一群白番鸭或懒散散地漂浮在浅浅的水田地里,或百无聊赖地趴在附近的田埂地上沐浴着这早秋温和的阳光。   困顿的知了并没有为这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所迷惑,它们敏锐地感觉到秋天的双手已经扼住自己命运的咽喉。于是在一个雨后的黄昏,它们弱弱地立在清冷的枝头上发出了太息般的哀鸣,似乎它们已经清楚地知道,瑟瑟的秋风将带它们走向另外一个世界。夏夜的鸣虫也被遗留在秋夜的草垛上寂寂的歌,它们的鸣叫声已经不及夏日里那般的热烈了。想必是几阵秋雨过后,天气转凉,部分夏虫早已化身为绿草丛下的一堆秋泥了。   秋天以不易察觉的方式悄然登场了,它的脚步所踏之处便留下了秋的烙印。它将以萧杀的方式把夏的影子驱逐出自己的领地,以独有的金黄的色彩见证着这一时期的辉煌。      ◆一起去看秋天   小城里的黄昏显得特别热闹。川流不息的汽车在街道上来来往往,还不时地发出“叭叭”的鸣响;天气不冷不热,但如织的行人有的穿着短袖,有的着着长衫,有的却已换上了二件套,这才让人想起“春三冬九乱穿衣”的农历九月已经来临。   已到了霜降的时节,再有个十来日,就到了立冬的日子,秋天似乎已经接近尾声……。但在这座小城里还是看不到一丝秋的气息——青山虽然显得沉旧了些,但大抵还是披着一身素素的绿意。街道两旁立着的绿化树也早早换上了四季常青的树种,就连找一片落叶都显得特别费劲。小河里的流水还是和夏天那样孱孱的流着,并不似冬日里的河水早被冻得直哈热气。因而,除了这一季的天空显得格外高远以外,实在找不出与夏季有多少分别。   正因如此,还没等儿子放学,我便骑了家里的破单车,迫不及待地等在了校门口。我要带上儿子一起去郊外看秋天。   破旧的单车在颠簸的马路上愉快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仿佛它也在喧闹的城市里跑得腻味了,如今忽然闻到乡村的气息,自是满心欢喜。   郊外的青山似比城里的更加有绿意一些,但马路上却早已洒落了不少干枯的枝叶。一辆急驰的大车驶过后,几片早早落下的枯叶被急风夹卷着,踉踉跄跄地追逐着远去的汽车一路急跑而去。那样子就仿佛是一群突然没人要的孩子,慌乱地哭跑着去寻找它们的爹娘似的。   一路上的田野里,稻谷已经早早的成熟了,到处是一片片金黄的颜色——甚至于有几处的农田里,稻谷已被农人的镰刀割得一片狼藉,田地里留下一搓搓东倒西歪的、发黄的稻茬。空旷的田野中,一堆堆被点着的稻杆子,汩汩地向外吐冒着乳白色的浓烟。这浓烟就象飞舞的小白龙,张牙舞爪地就向天空里窜去了——随后是由白转灰,渐渐地暗淡了颜色,最终就消散在无影无形当中,秋风里飘荡着一股烧烤谷香的味道……   芦花开得特别讨喜,鹅黄的、绒白的、红紫的,满山遍野都是它的踪影。一支青翠的芦苇叶子,得意洋洋地坐在秋风的摇篮里,来来回回地摇晃着翘起的二郎腿。   乡里人家的院落里,一只羽翼鲜艳的大公鸡挺着个傲气十足的胸脯,来来回回地围着满身通红的鸡冠花踱着方步——仿佛它真的要和人家比一比谁更美似的。两只花喜鹊也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喳喳,这喜庆的预言家,不知又要给这户寻常人家送去多少欢喜了……   我们的单车兴高采烈地载着我们在郊外寻找着秋天的足迹,直到它累得气喘吁吁、油快燃尽,我才想起该是我们回去的时候了……   我们骑车回家的路上,夕阳露着红红的脸颊,一路小跑地在山那边欢送我们。   我知道秋还不愿转身离去,它还要把最后一缕金黄吞没在它的土壤里。正如那依依挥别的夕阳,执着地挽留着我们远去的背影。   但我清楚地知道,再有个十来日,便迎来了冬的日子,金秋将离我们渐行渐远了。      ◆小镇晨光   清晨醒来,推开房门。一股清新、微凉的和风很快地就挤进了我的房间。凉风徐徐,一下子就把昨晚的闷热驱赶得无影无踪。   我顺着房门走了出去,就看见一只燕子很勤快地扑腾着翅膀,跌跌撞撞地穿梭在低矮的空中。随后是一阵滑翔,向它的小巢俯冲下去……。一群鸽子从房子的后面飞了出来,然后是很招摇地在天空中一圈一圈地变换着队形。   天上的太阳这时还只是个明晃晃的光圈,那光圈仿佛透明了似地泛着些淡淡而柔和的银光。几朵白云很悠闲地在天上漫步,逛得累了,就很惬意地变换个姿势。   远处的山顶上,袅袅地氤氲着一片白蒙蒙的雾气,青山和白雾的界线并不十分明了。一阵从山那边翻越过来的清风,顺着山体轻抚而下。延途,被风吹佛过的绿叶,便在这聚满灵气的晨光中瑟瑟轻舞。一座寺院半隐半现地浮停在对面的山坡上,几声悠扬的晨钟,轻缓缓地从寺院内由远及近的向山下传来。整个山体被不同色调的绿色包裹着——有松的墨绿,有竹的黄绿,有草的鲜绿……;这绿意顺着山体的形状,从山顶一直绵延到山脚下,就连那山脚下的田野也一并被染了个透绿。田野间:一个老农正站在花开的陌上,双眼深情地看着他忙了一夏的绿油油的稻田;一只白鹭孤零零地站在田的那边,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的田地发呆;狗尾巴草很随意地摇动几下尾巴,仿佛在告诉人们那股山风也眷顾了它的领地一般;田野的近旁,一条小河呤唱着清凉的调子,从山的这边,缓缓地向山的那边流去。   房门前的小菜园子里:怒放的向阳花们纷纷爬上了枝头,一双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都朝着高挂在天穹里的太阳张望。一个大人正领着三个小孩对着开闹了的向阳花指指点点,——镇上的人们已经好久不曾看见这种花了;如今,看它们神采奕奕地在花枝上招展,兴奋莫名的神情自是难以掩饰!……宽大的芋叶上,凝结的几颗水珠,晶莹莹地折射出了一个清澈透明的世界来。几根苦瓜皱起一张充满愁怨的脸,双眼无神地向蓝天望去;仿佛它们的主人昨日又忘了给它们浇水,全巴巴地希冀着一场雨的到来似的。南瓜藤子很随性地在园子里爬满了一地,几朵南瓜花招展着皱巴巴的黄瓣儿,悠闲自在地晒着这清晨初升的太阳。一只南瓜顶着个肚皮,很顽皮地爬上了低矮的墙头,然后探着个脑袋向墙外面的世界张望。   墙外却是另外一个喧闹的世界——小镇上的墟场里已经聚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小贩们的吆喝和着鸡鸣狗叫的声音,从街头传到了巷尾。前来赶集的人们倒是很悠闲地在这个摊子前停停,到那个摊子上逛逛,买不买东西都显得不十分打紧。我稍稍的洗漱了一番,就加入了这赶集的人群里,把自己的背影定格在了熙来攘往的人流之中。      ◆且享夜色   夜已深沉,而微风却无处不在:它们调皮地追逐着小河的脚步奔跑嬉戏;它们慢悠悠地在空空的山谷里往来信步;它们轻拂着庄稼地里抽穗的稻谷噼啪作响;这会子,它们又在我的身边缓缓吹起。   无尽的凉意包裹着全身,这便是夏的夜里人们都喜欢离了闷热的小屋到室外纳凉的因由。我静静地站在习习的微风里,享受着这风带给我的无边惬意,享受着这夜晚让人忘返的萧萧美景。   一轮凸月静静地发着些孱弱的黄光;月表上依稀可辩的一些纵横交错的婆娑的黑纹,许就是月中的桂树投下的些许影子——伐桂的吴刚这会子该又是给哪家凡尘女子送去了新酿的桂花酒,才惹得这月桂又疯长出如许的枝枝杈杈来了吧。因此,虽是有月的夜晚,大地却不能被朗照,山和树也只能看到一团黑黝黝的轮廓。模糊的天体中,隐约可辩的几簇微微泛白的云,仿若是画家笔下波涛汹涌的静态的流水。我环顾四周苍穹,只看见三五颗相隔甚远的星星自顾自地透着点微弱的亮光;今晚的星星都显得太过慵懒,想来是七夕节刚过,群星们刚刚见证了牛郎织女在天上相遇的盛景,而今对人间的万物都失却了兴趣似的或隐没在高高的天际里,或无精打采地连眼睛都不愿眨巴一下。   远处的山顶在天幕中勾勒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弧线,这弧线便仿佛是跳动在山与天之间的音符一般地,顺着山的形体向远处连绵延伸。这便把天和山的形体分隔得一清二楚了:弧线的上边是微泛着丁点红光的天;而弧线的下边,则是一片延绵起伏的黛色的山体。   对面山谷里透射过来一盏孤灯的光亮,这光亮落进我残视的眸子里便绽放成一朵红光四溢的闪烁的烟花——这是一盏每个夜晚便会如期亮起的灯火,也不知它照亮的是哪户山里人家晚归的路。   这美妙的灯火惹得我心血来潮般地想看看今晚的月亮是否掉进了那条缓缓流动的小河里,于是我爬上了高楼向下眺望。这一望倒让我猛吃了一惊:我忽地看见两个鲜灿灿的月亮吐着红光闪闪的火焰,正在那微波轻荡的河心里来回的追逐游弋。我使劲的揉了揉稍觉惺忪的眼睛,生怕是这夜的深,搅得我出现了眼前这般的幻景。待我借着亮光又定定地向那河里看去,眼前的景致这才渐渐地明了起来。原来,在这深深的夜里,竟还有人穿梭在那条浅河里捕捉鱼虾,而那两个闪闪发光的月亮正是那捕鱼人一前一后背着的两盏明亮的灯。而真真的月亮此刻却很悠闲地挂在高高的天宇里,并没有贪图一时的凉快而掉进今晚清爽的河水里。   小镇里的人们想来已经进入了梦香,这便使得夏虫在这静静的夜里更加肆无忌惮的歌,它们的歌声此起彼伏地便汇成了一曲生动的乡间小夜曲。我没有打扰它们,只由着它们很随性地哼哼着小曲——这夜晚的精灵在炎热的白天里已经沉闷了太久,而这夜晚的舞台应当是属于它们的。而我,只当一个听众就好。   而我且享受着这无边的夜色就好。 癫痫病人的寿命都是有多长吃什么对治疗癫痫疾病好哈尔滨癫痫病人常吃的药山东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