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倾我半世温柔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那夜,稀哩糊涂的说着不着边的话,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到了分开时,老公问我和谁说话,我告诉他是陌生人。   从此,我迷惑了,说不清自己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纸页写不下我的忧烦,我不知道我企图什么,想拥有什么。总是禁不自禁地伤痛到流泪,然后安慰自己:只要内心快乐,流泪的日子也很幸福!   人变得有点散漫,吃不香,睡不好,就这样和同屋的那人做着不同的梦。偶尔那人要把我拥怀里时,我总是说,你烦不,就掉给他脊背。后来干脆就窝在床角或沙发上,就这样,我们淡漠了那事,就连麻木的温存都没有了。这样的日子久了,慢慢就成为习惯了,那人也忘却了黏我,晚上一个人在那屋的电脑上斗地主玩游戏。而我总是在不眠的午夜里等待手机突然振动,然后急匆匆地看那些嵌入灵魂的短信内容。手也颤抖,心也颤抖!内心很矛盾很痛苦,静静地回忆过往,点点滴滴在心头涌动,不由自主地轻轻裰泣。难过到扯肺扯肠。于是亮了灯,坐在床头发滇,与其盼望梦里相约,不如就这样实在在地想,我惊愕:这状况让我整个瘦了一圈!   其实,每个人的婚姻生活,都有不如意的地方,多少年的磨合,感情不再那么激荡人心,更多时候感觉那就是亲情了。也许是我心太贪了,总是不满足现实中的现实;也许是我心头蒙染了太多的生活灰霾,渴望让灵魂自由。和你的相识无疑是偶然的,可这种渴求相知的心思却成必然的,也许人都需要心灵的慰籍。那夜你发短信说:相思的泪就象牵牛花上的露珠,我想串成项链戴在你的脖颈,想串成手链戴在你的手腕。倾我波澜,锁你孤单。我回复:老天总是让仇人在一起吵闹,让爱人难以一见,人到中年,我们都禁不起折腾,天都怕会给各自的家庭带来灾难,于是,我收藏你所有的泪珠,却找不到把他们串在一起的线。   就这样矛盾着,一头是和我风雨同舟的丈夫,一头是予我心灵共鸣的情人。在这秋雨连绵的夜晚,我一遍遍问自己: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我竭力地想,把自己变得诚惶诚恐,甚至怀疑和鄙视自己,我不敢向一起的姐妹谈这想法,怕她们耻笑我。于是我信佛,每个夜晚念着地藏经,以平静我不安分的心,可是佛也没能让我心静。于是有的时候我就喝安定以求入眠。但这总不是个事。但我不能克制自己,就那样久久地坐着发悚。我渴求那事,又怕那事,我承认,做那事总感觉恶心,也许这样的心理让我有了洁僻,其实我就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女人。于是我在道德世俗与人之欲性中迷惑着自我,克制着欲望,压抑着心情,我真怕自己,一旦放纵,我会一泄千里,泛滥成灾。我日日权衡,天天忏悔,烧香瞌头,一遍遍祈求佛给我答案。有一天,佛告诉我:万恶淫为首!莫要坠入阿鼻地狱,那就万劫不复。那些幽灵獠着牙在我眼前晃动,我怕的要死,一念佛经,她们就出现,我就不敢再念。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象孤魂野鬼一样,什么也不做,不想。有一天,佛安慰我:既然相爱,就别问是劫是缘!于是我想走出来透个气,心也突然象初开的桃花那么抒展,就想起那个交桃花运的男人。于是告诉他:爱是没有界定的,自私的也是自由的,和相爱的人偷个情,佛也会谅解,虽然很矛盾,但也那么合乎情理。   于是,杂乱的,怪怪的思想趋于平淡。既然人不可以同时拥有,约束人性的法则告诉人们,那样的行为不道德也违背天理,名不正,言不顺。那就偷情,名也正,言也顺。   心欲静而情愈涌。与其堵,不如疏。从此,思绪的涛总是在无底的心渊里涌动,在心岸上留下一个个的吻痕。在这苦与乐中,我幽怨着,伤感着,一边渴望爱,一边禁锢情。就这样在萎靡中折磨自己。我顾虑,是不是要和那人离婚,拿什么离婚?给他所有的房产,给他所有的积蓄?然后净身出户,把自己伪装成貂婵、西施,继续我孤单的偷情人生?日子就这样在现实的苦闷和虚幻的旖旎中伤逝。偶尔也有邪心的男人斜睨我,我只是装傻充愣,嗤之以鼻。我留连于乡间小路,想起沈从文的移情别恋,想起张兆和的往年之恋;想起金庸与饭店小黄毛丫头的代沟之恋;我徜徉在月下田园,感触牛郎织女的隔河绝恋。从神话到人间,幻化着我的不舍之恋。一缕一缕说不清的思绪,难过到心痛。那种滋味,欲罢不能,从左心房到右心房,从右心室到左心室,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恍惚了我的梦,迷离了我的心,心头的小秘密却象一块大石头,在无数辗转难眠的夜晚,沉重的让我无法掂量,压抑的让我快要窒息。   秋雨缠缠绵绵的下着,心也那么潮湿,莫名的悸动总在心房里乱窜着,撩拨着,涤荡着……让我在亦真亦幻中不能自己,让我在亦梦亦醒里吞噬自己。   冬雪洋洋洒洒的下着,那个冬天的十二月二十八号特别冷,我一个人在雪地上彷徨,满天的风雪下了足有半尺厚,还在飘,我把情裹进黑色的风衣中,虚伪着,强装着。掩遮的只是貌似清纯、欢乐、坚强的外表。裸露的却是挣扎、燥动、脆弱的内心。雪,落在发稍,沾在靴子上,这份天地苍茫的洁白,如柔情羁绊着我的幻觉。有时候真是无限感慨,赞叹我心头的激昂和脸上的颓丧是那么的不相匹配。那个雪夜,我在默默无语中哼起了梅花三弄。让空荡的灵魂纠缠着、张扬着,癫狂着。在虚幻的思念中,虚幻着虚幻的愉悦。   从那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宅在家中,忘记了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甚至披头散发,恣意慵懒。那人他竟然打我,骂我,说我神经病,强行地送我去精神病院。   那段日子是最痛苦的日子.你总是时不时地跳到我心里,用你热情似火的矛,剌我温情难禁的盾。刺破我的皮肤,割破我的血管,至止筋骨。在这痛彻心扉里,你却只能静静地看我躺在血泊里呻吟、逃离、挣扎。我审问自己:这种偷鸡摸狗般的心灵出轨,是不是一种残忍的苟活?于是狠心抠掉手机电池,继续我的失眠。在朦胧夜色里,我看不清自己的娇媚,只感觉澎湃的心潮要涌出喉咙,沸腾的欲望让我抓狂,煎熬的思念让我怄火。我摸索着端起杯子,把那冰水一饮而尽,然后懊恼半天,心里数着123456789……骂自己下贱,笑自己滑稽。心已失重,所有的办法都无法入睡。只好偷偷点了一只烟,烟味呛了一下,让我大声地咳嗽,惊醒了那那人,那人惊讶万分地问:“半夜三更,你、你、你抽什么烟?”,我淡漠地说:“睡吧,就是想我妈了,没事”。那人转身又睡了,我困倦地打着哈欠,却没有睡意。心灵的放纵真的太费神了!这种日积月累的精神压抑会不会让我崩溃?这种恣意妄为的情潮泛滥会不会让我神经?我就刻意躲避,你在咫只倾情诉说,我在桥头不敢奈何。痴幻痴想,守望着自己度日如年。   暗自眷恋,素裹疯癫,在我眼角的褶皱里盛满愕然!你说:宁愿跌落尘缘,也不毁掉誓言,那怕今生只作一根你的弦,那怕等你到来生里弹,我都没有怨言......就在这样一个某月某日某个夜晚,我的心留宿在你的无悔誓言中,我情感的瓶被你彻底掀翻。我丢失了自己,坠落在你的禁世之缘!   第一次相遇的慌乱,到而今令人窒息的守望。我觉得自己很苦、很累、很傻。我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别的姐妹撕毁感情的丛林法则,但我深信,人世间确实有这样荒谬的感情。于是想找个人倾诉我心头的苦闷,说说我这人鬼情恋般的故事。然而,美丽的谎言总是被人们传颂,而真实的独白总是被人们耻笑。我哑然不语,只看娇容艳姿下男神们动心,甜言蜜语中女人神们动情。无所谓谁忠谁贞。我只想告诉天下的有情人。白头到老的不一定是爱侣,中途分手的不一定是仇人。我直白、坦然,不造作。说出自己的苦恼,并非刻意表露什么,一段精神出轨的经历让我的情感彻底释然了。从此不再问情为何物,只掂量情贞几许!我不想有清照的惊艳魅力,在争渡争渡中惊起一滩鸥鹭,只想在名正言顺里,倾我半世温柔!         后记      最终,我们离婚了,婚后的日子,我心静如水,很是平淡,切盘土豆丝炒辣椒,或西红柿炒鸡蛋,下一碗拉条,感觉吃的那么攒劲。夜来了,听着轻音乐,写着直白的文字,然后睡觉。很简单。无所谓避开什么。所谓爱,所谓恨都淡了。某一天的某一时,再次碰见某人。突然感觉:对于这个男人,我只是一块剪好了却没有补上去的补丁。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才发现当一个女人倾其所爱,把一切交给这个所谓爱的男人时,这个男人木纳的有点龌龊,他根本就当儿戏一样。再后来才觉得自己输的无以言表。无可厚非,一个婚姻失败的女人,她的整个人生也是失败的!   人生如剧,有悲有喜。或许往后的日子,我就这样独笑人生了。就如喑夜里的向日葵失去了仰望的方向!还好,我尚有这指尖下刻写的心灵文字陪着我。咀嚼着心头苦涩,一袭心语,独自独白。好想离开这爱恨渡口,把这满腹沉疴抛落在悠悠恨水中。不再让这段莫须有的哀伤在我的心头肆意地扫荡,留下这落莫残伤!   细思想,真不知滑落的泪珠能湿多少阡陌红尘?真不知寂寞的小舟能靠多少心灵港湾?真不知谁会倾听我执迷的忧伤?真不知谁会懂我最后的绝望?惹火的心在疼痛中一点点冰凉,没有人愿意给我一寸阳光,晒干我心头的阴霾。   不再渴求了,不再奢望了,就这样淡淡一生。放下的心情才是真心情。于是在独白自己的残淡,也翻看他人的残淡。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一篇有关广成子的神话传说。我想都没想,第二天就去了崆峒山。那些天,我仿佛真的就一尘不染了,在云雾中浸泡在氲氤中,一种神圣的气息包围着我,真就清丽脱俗,超然忘我!或坐、或站、或躺,沉醉不知思凡,灵秀化臻清幽。吞云吐雾中,万干心事化作虚无!   再次回到我生活过的地方,感觉那么凄切,但我还要生活下去,这里毕竟有我的儿子,他是我唯一的寄托,唯一的精神支柱了。   婚姻生活不允许你情感抛锚,一旦错抛,将会葬身在光怪陆离的泡沫中!那些腐臭的泡沫是无法承载你生活的全部!!从幻影的破灭回到现实的残酷中,才发现自己一无是处,一无所有。要活下去就必需生活着。在无望的翻腾我的旧物,找身份证,想去外地找一份事做,我要吃饭穿衣,我要给我儿子更多的幸福。无意中翻出了我的驾照!我怔怔地看了半天后,揣进了蔸里。叹了口气,我身无分文,怎么办?怎么办?谁会为一个寡妇去分担?   我想了很久,我想买辆车去跑出租!于是厚着脸皮去找娘家的一个堂哥,他是银行上班的,但我们没有多少交往。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把这没抱多大希望的想法告诉堂哥时。他一脸凝重的说:你先回去,下班后我们再说。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来的,在大街上就哭出声来,引来路人的回头和猜测!两天后,堂哥打来了电话,说是单亲家庭不允许大数额贷款,只能找个亲戚的身份证来贷。   后来,我终于把车的一切手续都办好了,开始了小女子的的嫂生活。虽然很累,却很踏实。   就这样一个有点二的小女人,开着有点二的小出租,穿梭在这个有点二的小县城,二二地活着。偶尔用有点二的文字,书写自己有点二的情感经历。就这样,只想让我的车轱辘不要停下来,只想让自己静静地睡在我的文字里不要醒来……      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荆门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郑州哪家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比较好治疗癫痫中应该用药物还是手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