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樱殇_1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摘要:小雪是我青葱岁月最要好的朋友,我俩形影不离,苦乐与共。不料一场白血病无情地夺走了小雪仅仅十八岁花朵一般的生命。樱花纷落,我的心在滴血!    前言   附近山坡上的樱花开了,浅浅的粉,纯纯的白,绵绵的柔。每朵都倾吐着深情花语,每一片花瓣都流淌丝绸般的质与韵,缕缕阳光透过层层枝叶,洒下倾城的柔婉。几片樱瓣缓缓飘落,在空中轻旋,宛如精灵在舞蹈,轻轻地滑入我的手中,那样地娇小、单薄,柔若一声来自辽远天际的叹息。我不忍看她凋落的容颜,恍惚间感觉她有泪温润了我的指,蔓延到我的手掌,她仿佛甘愿融化在我手心的温热里,我可否学黛玉将她葬入花丘,化为春泥?这瓣樱用最后的一缕幽香伴我走过此季最深沉最悠长的美丽。      一   透过一帘樱花编织的幽梦,我的记忆之潮水漫过时光的岸堤,眼前有个模糊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她,叫小雪,一个晶莹剔透若雪的女孩,比我小一个月,是我儿时的同学,更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这片山坡上的每棵樱树,每朵樱花都见证了我们之间的深情厚谊。   每到春天樱花盛开的时节,我和小雪都会手拉手肩并肩雀跃着来到这片山坡,来到开得最旺最美的樱树下,边赏樱花边饶有兴致地说起我们小时候在这片山坡挑猪草的往事(当时这片山坡尚未开垦种樱树,到处长满了各种野菜和杂草,还盛开着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有时也讲讲学校发生的趣事,或讨论遇到的难题,背诵诗文,或互相倾诉遇到的烦恼……林中蜂唱蝶舞,阳光温软,花瓣清丽动人,映得我俩的脸庞宛如两朵绯红的樱花。   夏天的傍晚暑气蒸腾,流云铺满天边。热气并未影响我们的热情,来到樱林捉蜻蜓是我俩的又一乐趣,那里的蜻蜓有幽蓝色、红色、金黄色、黑色,色彩斑斓,我俩哪是真的捉,只是捉来又放飞,觉得有意思极了。有时,我们还会到樱林旁的草地上放风筝,看着风筝越飞越高,我们兴奋得又蹦又跳,两颗小小的心啊已随风筝飞向碧蓝碧蓝的天空,飞向洁白的云朵之上。玩累了,就在樱树下休息,我俩总有说不完的话,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秋韵浓稠之际,小草转黄,落叶纷飞,樱林的空地上开满了各色小野菊。我和小雪带着画板来这儿现场作画,信手涂鸦,幼稚可笑笨拙得很,但我俩却不厌其烦,自得其乐。   冬天的画卷总少不了下大雪时的纷纷扬扬,我们喜欢来到这儿赏雪落樱林,一片银装素裹,宛如瑶台仙寨,美得不染纤尘。雪落在我俩的发上、衣上、鞋上,我俩变成了两个雪精灵,走在素白曼妙的世界里,我们享受着冬的诗意,享受着友情的温暖。现在想来,童年时的冬天常冰天雪地,总是刺骨的寒冷,之所以深感暖意扑面入心,有小雪的陪伴当是主要原因。   我俩要是谁有个头痛脑热生病缺课的,从来不用担心耽误学习进程,因为另一个伙伴会主动帮助补课,且极有耐心,讲得极其细致,直到掌握为止。   光阴匆匆,一晃我们初中毕业了,我考上了师范学校,而小雪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我们常以书信的方式延续着友情。每逢樱花季,我们依然相约去那片樱林,红樱如霞,白樱胜雪,阳光柔和地照进樱林,枝叶间、地面闪烁着迷离的光影。美丽如童话般的林子不时回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留下了我们走过的一行行或深或浅的足印,堆叠着我们青葱岁月最芬芳的记忆。   这种纯粹愜意无忧的美好经历常让我感动得泪盈满眶,感恩上苍待我不薄,让小雪成为我孩提时代最美的遇见,幸福不经意间萦绕满怀,填满每一个缤纷入画的日子。      二   如果一直这样,享受岁月静好,做一辈子最好的闺蜜该多么美妙!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小雪在读高三那年的春天,突然高烧不退,家人焦急万分地将她送往省城大医院诊断,不幸的消息很快传来——小雪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即白血病,顿时,我的心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小雪住院了,我心急火燎地赶往省城医院看她,曾经活泼漂亮的她已是面容憔悴,令人心疼。她哽咽着告诉我医生让她化疗,还说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说着已是泣不成声。我紧紧抱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泪水早已成河,我努力拭去泪,安慰道:“雪,不用担心,现在医学发达了,你的病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我们发过誓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我对你有信心!”小雪用力点着头,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莲,放心吧,我会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等我好了,我们还一起去樱树林,那儿的樱花开得真美!”“必须的!”   在小雪住院的三个月里,我每逢周末都去看她,陪她聊天,聊幼时的趣事,告诉她我所在学校也有一片樱林,开花时美极了。还告诉她我听来的有趣的故事……听着听着,雪紧皱的眉慢慢舒展开来,有时还会发出溪水般透亮的笑声。   化疗期间,雪的病情一直稳定,气色也逐渐红润了起来。我为雪感到高兴。我多么盼望雪早日康复如初啊!可是,一年后,雪的病情复发了,这一次她转到更好的医院,请了更权威的专家会诊,制订了更科学的治疗方案,但可恶的病魔最终并没放过她,一次次的化疗,让她痛苦不堪,她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她那一头原本如黑绸缎般光泽闪烁的秀发渐渐脱落,变得枯燥稀疏,原本爱美爱照镜子的她开始拒绝照镜子,再后来,头发全部掉光,她戴起了假发,我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凄楚和无奈。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承受痛苦的煎熬,看着她身体的能量一点点地分崩瓦解。最终,狰狞的病魔残忍地将她带向另一个世界!可怜的小雪才18岁啊!她走的时候很平静,就像一朵刚从枝头凋零的樱花……      三   那天,残阳如血,与小雪作了最后的诀别后,我一个人形同木偶、失魂落魄地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樱林,心如刀绞,我用嘶哑的声音一遍遍呼唤着小雪的名字,可是小雪再也听不见了。   半空中飘起了樱花雨,在这纷纷扬扬的花瓣雨中我恍若看到小雪面带微笑向我招手。“小雪!”我激动地呼喊着她的名字,张开双臂向她奔跑着,奔跑着。   小雪,我的好妹妹,我好想你!   樱花落尽,小雪随着樱花的飘落而消逝。小雪!我呆立在那里看着飘落的花瓣,如同一滴滴清冷的眼泪,刺痛着我心中无尽的悲情……   曾几何时,我俩共撑一把小伞行走在泥泞的小道上去学校上学,边走边分享着我从书包里取出的滚烫喷香的玉米,分享着小雪从小布袋里拿出的金黄香甜的红薯;曾几何时,我学骑自行车摔倒,导致手臂骨折,小雪大汗淋漓地从四公里外的山路赶往医院看望我,还带来尚温热的老母鸡汤,在给予疼惜的同时还嗔怪我总是不小心,让自己莫名受苦痛。我当时眼中蓄满了泪,竟是说不出话来。   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樱林附近的河边放鹅。小雪带了一本故事书正看得津津有味,我却被河边离水很近的一株金银花树深深地吸引,满枝绿意葱茏,朵朵金银花正在怒放,金黄与雪白交错,流淌着诗意的唯美,我忍不住走近,再走近,那些小花多像一只只正在梦幻光影中翩飞的蝶儿,美得空灵、优雅,仿若从天外降临,途经尘世淘气地玩耍逗留,最终会飞离。那些花对我充满无尽的魅惑,于是,我想采下一枝,让鼻尖浸润袅袅幽香,让眼睛晕染那超凡脱俗的清雅温婉!我选定了那枝花朵最密的,开得最盛的,就在我摘下的一瞬间,我的脚底猛地一滑,然后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滚落水中。我在头晕目眩中感受到周围是无边无际的水,我想叫救命,却叫不出声,危险正将我层层裹挟。此时,只听到小雪吓得用哭腔歇斯底里地大喊:“救命啊,有人落水啦……”终于,我被在附近干活的一位叔叔救了上来。谢天谢地,深谢叔叔的救命之恩,深谢小雪在我落水之时拼尽全力地呼喊!   言犹在耳,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可是,小雪,你的身影终如雪花稍纵即逝,润湿我一页页素笺,润湿我每一个与你相见的梦境。      四   小雪走后好多年,我都不曾踏入那片樱林,是因为胆怯不敢面对小雪的离去,还是因为心仍被深深地刺痛?故林重游,只怕人面不知何处去,樱花依旧笑春风的情景会将我的心再度切割成碎片。   时隔三十年后的今天,当我终于说服自己再次走进樱林,抚摸着那棵最美的樱树,树已沧桑,睹物思人,情难自抑。我站在樱树下凝望、沉思,思绪飘过枝飘过花飘进尘封的旧时光里。我曾用一朵花开的明媚,见证了整个春天的繁盛,而在这满树繁花里,我该如何依稀辨出哪一朵是小雪曾经的容颜,哪一朵的花蕊里还承载着她不曾泯灭的记忆,抒写着明澈凄美的故事,丰盈芬芳着我今生的岁岁年年……      初稿完成于2019年4月30日,修改于2019年10月3日 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那里好哈尔滨癫痫医疗费用羊癫疯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荆门治癫痫最好的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