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轻描】谢家三姝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盈盈浅夏,天高云淡,阳光明媚,心情亦温和灿烂,便有了此许自恋的冲动,想要诉诉谢家“三姝”故事的欲望已势不可挡。   谢姓在百家姓中的地位绝对不容小觑,现已从旧百家姓中的第34位上升到新百家姓中的第23位,大有势如破竹之势。所以,做为谢氏家族的后代,自是有几分自豪的。排名暂且不论,光说这“谢”姓包含的感恩、尊敬、大气的深意,就令人刮目相看。于是,谁人若问我姓氏的时候,我会高兴地介绍“姓谢”,还不忘补充一句“谢谢的谢!”   说起“谢家三姝”,于父母的意见绝对非凡,是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来倾力保全、养育和成就的。      [一]   萧萧冬日,谢家大丫头的问世无疑给家中添了热闹与喜庆,驱散了汹涌的寒流。   那时,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正是盛行,抓得老紧,母亲生下大女儿绝对是光明正大,不用怕别人盯着,不用担心有人检举揭发。只是,那日子确实苦,成立不久的家一贫如洗,背负着一身的债,每天能有红薯、南瓜填饱肚子算不错了,偶尔弄点鱼、肉、鸡蛋打个牙祭是很奢侈的事情。粗茶淡饭的日子注定了母亲肚子里小生命的单薄与脆弱,降临的时候面黄肌瘦,活脱脱象只小老鼠,瘦得叫人心疼。但心疼归心疼,初为人父人母的他们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竭尽所能呵护着这个小小的人儿。   孩子是父母前世的债主,此话一点不假。因底子太差,小丫头三天两头折腾着上医院,白天黑夜哭闹个不停,母亲也被折磨得束手无策直掉眼泪。父母喜欢忆苦思甜,时常会给记事后的我们反反复复讲述着那时的窘境与艰难。他们总说:“小家伙那时候那个闹腾啊,弄得全家人吃不好睡不安稳,恨不能把她重新塞回肚里去。”听到这些,心中颇有感触。只是,任凭我再怎样努力去贴近那个时代的脉博,亦无法再感同身受他们当时的心境。   庆幸的是,小丫头在经过那些“大风大浪”之后,除了个子小点瘦点,其它一切正常,反而还体现出与同龄小孩不一般的语言天赋。十个月开始呀呀学语、蹒跚学步,那第一声“爸爸”、“妈妈”足以驱散父母眼中岁月叠加的重重疲惫。每当夜幕降临,小小的身影便一步三摇走到田埂上对着河对岸大喊:“发电咯”,柔柔的稚嫩打破了乡间惯常的宁静,唤醒了那渐渐昏沉的睡意,整个村庄染上了天边晕开的笑意。   许是太孤单的缘故,小丫头早早便向往校园的热闹,四岁不到便跟着在校教书的母亲走进了课堂。看着一个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哥哥姐姐,兴奋得屁股坐不住,手脚管不住,瞪大眼好奇地东张西望,嘴里还叽叽喳喳向身边的同学问着十万个为什么,全然没有要认真听讲的概念。考试时,当拿着那羞于见人的成绩单,母亲那个恨啊,面对忒不懂事的小丫头却又无计可施。索性,便听之任之。   丑小鸭也有变天鹅的时候。当成长一天天逼近的时候,小丫头也终于开窍了,懂了听讲要专心,懂了读书的意义,懂了羞于启齿的成绩会让自己和父母抬不起头。仿佛只是一夜之间,突然对学习发生了兴趣,成绩直线上升,爱捣乱的孩子变成了好学生,自己乐在心中,父母喜上眉梢。   只是,成长真是一件让人欢喜又让人忧的事情。欢喜,缘于终能用自己敏锐的感知去体察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为稚嫩的生命添了些深遂与内蕴。而忧虑总在所难免,学业、工作、情感,等等难题摆在你面前,让你无法抉择。   说到学业,心中不免牵起几缕沉重。曾经,大学梦是如此坚定。只是,当梦想遇上现实,注定要为之让路。那时的农转非家庭要培养三个孩子是无法想象的艰难,而工厂正是经营得红红火火,上技校自然是改变命运的上好选择。大家一致认为:不要花太多学费,只需熬过三年,铁饭碗到手。当时,父母虽没有坚定地要求,但只是轻声一句“你自己选择吧”,便有着足够让心柔软和心疼的力量。于是,暂且把梦想放下,开始了那一段迷茫的技校生活。   毕业后,生性倔强的小丫头面对油圬满布、机器轰隆的工房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开始那样的日子心中仍是无法排遣的灰涩。所以,才会有后来参加自学考试、学习各种技能的决心,全是出于内心强烈想要改变现状的本能。每每顺利过完一门自考科目,心中的喜悦就多一点,自信就多一些,未来就有了无限的畅想。清楚地记得,当艳红的大学毕业证书如愿捧至手中的时候,感觉如获至宝,久久地揣在怀中,眼中氤氲出希望的曙光。不曾想这一纸证书能带来什么改变,但至少证明了自己的坚持,至少从不曾放弃,至少一直在努力。   从来都是固执的丫头。即使在车间与冰冷的钢铁、飞扬的尘挨打交道的日子,看似风平浪静、无欲无求、安然无恙地认真在过着,而心却在暗地里以自己的方式与现实较劲,想要实现理想与现实的平衡。只是,素来淡漠寡言的性格注定了这过程千回百转的曲折。虽然,这一路是苦了点累了点,这跋涉是远了点久了点,但终是苦尽甘来,现实与梦想一步步接近。至今,每天与不能当饭吃的文字你侬我侬痴痴缠缠,却乐此不疲。   紫陌红尘,与文字结缘的人注定敏感如斯、愁绪纷飞,才会于滚滚红尘温柔地找寻,一个安暖的背影,一个深情的眼神,一个安定的笑容。对于感情,那是怎样欲罢不能的固执啊?永远活在理想化的境界中,为爱奋不顾身义无反顾,拼却所有只为伊人。最后的最后,不能幸福地相濡以沫,便决绝地相忘于江湖,不能许一世长安,便从此萧郎陌路。“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后来的后来,因为懂得,所以宽容,所以慈悲,所以在历经情缘跌宕之后学会了放手,学会做一名淡淡的过客,赏风月情浓,听吴侬软语,伊人红妆亦只是在素简的心上划过一抹浅浅的温柔,而后无痕。于最深的红尘,她也许显得有些薄情,其实自有她无悔的深情。她始终坚持,以自己的方式演绎着一方别样的温暖与精彩。   一路跌跌撞撞、任性妄为的小丫头,而今被岁月磨蚀了生命的棱角,再没有大喜大悲,亦无欲无求。只是,依然坚持,依然执着,也只是想将人生真实地走过,对错早已不再重要。      [二]      说起谢家二姑娘,总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   二姑娘本来排行老三(前面有个姐姐意外夭折),生下她导致父亲工资降级,连家里最值当的自行车也被没收,好些年父亲都是步行两个小时上下班。当时,因重男轻女传统思想的桎梏,父母早早为她起好了一个很男性化的名字,可生下来又是一副女儿身。二姑娘好似知道父母的心思,小时候的神态、性格象极了男孩子,长得皮实、好带,成天笑呵呵的,见谁都乐,一点也不娇气,十足象个“假小子”。   女孩就女孩吧,父母可是照样把二姑娘当宝中宝,让那时的大丫头很是羡慕,总觉有些被掠夺和霸占的味道。   犹记得“假小子”爬钢管的经历。一年暑假,父亲带着姐妹俩去走亲戚,好人缘的二姑娘很快就与大家混得老熟,跟谁都亲昵,逢人就叫外公、舅舅、伯伯、阿姨……直唤得大家心里那个乐啊。可爱归可爱,调皮惹事也少不了,一会把碗摔了,一会衣服挂破了,一会又摔了一跤,一天下来没个人样,让人又爱又气。姑外公对她是疼爱有加的,一有功夫就逗她玩,而她也就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这份宠爱。一次,二姑娘不知为啥事挨了批评,这下可好,惹了她的犟脾气,一股脑儿来个猴子上树爬上了家门前滑溜溜的钢管,小嘴撅得老高不停地对着下面围观的人骂骂咧咧。那阵容着实让我们大开了眼界。怕她摔着,大家好说歹说求她下来,可她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手脚并用死死钳住钢管,谁都不理。最后,是父亲爬上去把她抓下来好一顿批斗。现在,还时常忆起二姑娘的那段“光辉岁月”,每次讲述,都有不同的精彩。   这犟劲还真不只是一点点。就说二姑娘犯错后的态度吧,父亲难免会恨铁不成钢挥起手掌,可她总是牙尖嘴利,找尽一切理由滔滔不绝地辩驳。当她的死不认错激怒了父亲,那落在身上的巴掌就拍得更响,可她仍然边抹着眼泪边振振有辞地对抗着,拼命躲逃。这是二姑娘与大丫头倔强的不同之处,老二是死鸭子嘴硬,而老大更多选择了沉默。   二姑娘的“大智慧”是从小时候的“小聪明”开始显山露水的。好玩是孩子的天性,可二姑娘却在听厌了课堂上老师的诲人不倦之后,又打起了逃课的小算盘。刚上小学那会,天天听老师念着“a,o,e……1、2、3……”,她实在坐不下去了。第二天早上,她竟然对父母撒下弥天大谎:今天老师家中有事,给我们放假三天。父母也就信以为真。不料,老师找上门来:“你家那XX这两天咋没来上课?”父母心里那个气啊,真正是火冒三丈,二话不说揪出来跪下,然后乖乖写出深刻的检讨和保证书。还好,虽然调皮,对错还是分的,知道自己惹了大祸,犟劲不敢再犯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敢不知轻重地胡编乱造了。现在想想,这如此胆大妄为的“壮举”在我们谢家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二姑娘爱调皮捣蛋,但也是最令父母欢喜和骄傲的。大丫头生不逢时,没能上个大学光宗耀祖是当时形势所迫,也一直是父母心中的憾。二姑娘也确实为父母长了脸,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名列前茅的成绩,让当时一度被冷落和忽视的农转非家庭有了扬眉吐气的可能。后来,高中考大学,再考研,一路过关斩将梦想轻扬。大学毕业时,父母要求她回到家乡的城市从事教书育人的事业,她却又旗帜鲜明地树起了准备在外闯荡的大旗,在职场上游刃有余。   二姑娘是一个有着大梦想的人,她也确实在为梦想奋斗和拼搏。至今的她,说不上事业有成,但从她平日里QQ或微信上的心情,从她在培训场上那份淡定自若的表情,从她平日里与我闲聊时的那份热情与自信,便能感受到她的从容与励志。那是一份于大丫头而言永远望尘莫及的正能量。其实,打拼的路哪会是一帆风顺,她也曾为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四处奔走,也曾因被小偷洗劫掉身上本就不多的积蓄而深感无助,也曾为了能在工作的城市立足左右为难焦头烂额。一路走来,活生生把一个外表娇小的“弱女子”打造成了极有思想和主见的“女汉子”。   要说对世界、人性的认知和对事物的分析、判断能力,就算是虚长几岁的大丫头也是自叹不如甘拜下风。很多时候,大丫头过于感性,遇到点事情容易悲从中来乱了方寸。每每这个时候,二姑娘反倒更象姐姐,理性而从容,分析问题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很有说服力。所以,一遇上什么事,一家人都想着跟二姑娘商量。   如此说来,谢家二姑娘是不是有些巾帼英雄、女中豪杰的味道?      [三]   写到谢家三公主,大家定会想到“超生游击队”。   不过,父母确实不易,为了三公主的降临,是啥都豁出去了。父亲的工资是一降再降,母亲被开除工职告别讲台,只为心无旁鹜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并取名“BY”,想要拨开云雾见青天。   因为排行老小,自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除了大丫头、二姑娘曾经享受过的温暖的怀抱,更多了两位姐姐的陪伴,好吃的先让着她,好玩的必定会带上她,要是谁欺负她,又多了两个帮着出头的。总之,三公主成了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当时的乡下不具备上幼儿园、学前班的条件,大丫头、二姑娘都是懵懵懂懂直接上的一年级。举家搬迁至工厂后,三公主的教育条件与姐姐们相比是天壤之别。九十年代初,国营企业那个红火啊,幼儿园的教育、游乐设施一应俱全,她如愿享受了这一切。记得第一天上幼儿园,她兴奋得早早起床,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而后催着母亲送她去上学。放学后,一路蹦蹦跳跳喜笑颜开,和我们滔滔不绝地炫耀她一天的收获:玩滑滑梯,老鹰抓小鸡的游戏,荡秋千……那个开心啊。可当问及她开学第一天学了啥知识时,她用小小的手指在膝盖上划上长长的一竖,嘴里念着“学了个长长……”,惹得我们哄堂大笑。这是三公主初上幼儿园时记忆犹新的一次尴尬。每每听到三公主口中丰富多彩的幼儿园生活,大丫头、二姑娘心里很是羡慕,所以经常会趁放学早的功夫抢着去接她,顺带溜达溜达,感受那不再的天真。   别因那次笑话小看了三公主对数字的敏感与钟情。学前班分班,她竟然选择了当时很难进入的珠算实验班。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拨一通珠算,珠算口诀倒背如流,一个个小算珠儿在她小小的指尖下欢快地跳舞,你们看得眼花缭乱,她却得意洋洋。那时的她,珠算口诀从不离口,算盘儿从不离身。   因为是家中的小公主,加之父母忙于生计,所以父母对三公主的要求相对宽松。虽说,成绩不是很优秀,但却是爱好广泛。画画的天分是从小就开始显山露水的,大丫头对美术课从来是兴趣“黯”然,一有美术作业,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给三公主分配任务:“BY,交你个光荣的任务,帮姐姐画幅素描。”然后,她保准高兴地接过任务,且神速完成,真正是雪中送炭分忧解难。现在,家中还挂着她画的各种素描和制作的手工画,于完全没有画画天分的大丫头的眼中很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成年癫痫患者需要有规律的生活习惯郑州癫痫病那家医院看的好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看羊癫疯靠谱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