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你是我的眼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新材料应用学科带头人、博士生导师孙哲教授,正在给所带的研究生和助手们讲解即将进行的一项科研项目的重要步骤和意义。   “同学们,我们即将进行的这个新型纳米金属合金材料实验,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新材料应用项目,也是国家科委重点攻关项目之一。一旦这种合金新材料研制成功,将会比现有最前沿合金材料的强度和刚度有大幅度的提高,同时还可以更加耐受高温和低温的环境。并且,在同等条件下,这种合金材料的重量和体积也将会大幅度降低,因此具有非常广阔的实用前景。现在,我们已经进行到这次实验的最关键的阶段。通过三天三夜的离子泵抽真空,如今我们的磁控溅射样品室已经达到了最低标准的真空状态,马上我们就将开启惰性和阻燃气体的流量控制,然后启动金属离子靶。届时,三种金属离子将通过三个靶心溅射到样品托盘上,最终在周围两种惰性气体和一种阻燃气体的作用下,合成新型材料分子。”   孙哲停了停,捋了一下已经银白的头发,继续说:“我宣布,由李群同学负责气体流量的控制,由童震同学负责温度的控制,由汪雪涵同学负责样品托的升降控制,而最重要的离子靶溅射工作则有我和慕芸霭同学共同完成。实验阶段的所有命令下达和协调工作,都由慕芸霭同学负责。好了,任务分配完毕,大家各自准备吧。”   大家答应了一声,各自准备去了。慕芸霭刚要走,被孙哲叫住了。孙哲对他说:“云霭同学,你是我所带的博士研究生中最优秀的,也是最有前途的,我非常欣赏你的品学和才华,所以我才将这次实验中最重要部分的环节——控制金属离子浓度的技术操作,让你和我一起完成。当然,虽然说是你和我一起,但是你的科研经验非常丰富,动手能力强,应变反应能力也敏捷,比我这个老头强多了,所以这主要还是由你来完成操作。你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   “谢谢老师,我一定尽我所能,完成实验。”慕芸霭回答说。   “好的。不过,光有信心还不行,我们这项实验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你也知道,那个阻燃气体主要由有毒气体组成,一旦控制不好,很可能就会与金属离子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大量的硫离子化合物,再加上高温的作用,很可能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这种后果究竟是什么,我从前没有遇到过,不好说。因此,你一定要协调好同李群、童震,特别是和汪雪涵同学的工作,尽量将实验做完做好,把危险性降低到最小。”   “我会的。放心吧,老师。”慕芸霭坚定地回答说。   “好,那就准备开始吧。”孙哲满意地点了点头。   实验紧张而又有序地进行着,慕芸霭根据事先拟定的实验步骤下达了一个又一个命令。   “李群,开启1号气体流量计,加到50SCCM。”   “1号气体流量计开启完毕,已经加到50SCCM。”   “童震,将溅射室温度升到500摄氏度。”   “溅射室温度升到500摄氏度完毕。”   “汪雪涵,将样品托升高20厘米。”   “样品托升高20厘米完毕。”   “好。我马上打开1号和3号金属离子靶,控制溅射金属离子的浓度。大家注意观察。”   一个小时之后。   “1号和3号金属离子已经在样品托上合成完毕。李群,关闭1号气体流量计,打开2号气体流量计,加到00SCCM。”慕芸霭又下了命令。    “关闭1号气体流量计完毕。2号气体流量计打开,加到100SCCM完毕。”   “汪雪涵,再将样品托升高10厘米。”   “样品托升高10厘米完毕。”   “我马上打开2号金属离子靶,控制三个溅射靶的入射金属离子浓度。李群,将3号气体流量计的阀门缓慢打开,注意观察3号气体流量计的阻燃气体进入溅射室的变化。这一步大家要格外小心,防止意外发生。”   “好的。”   磁控溅射室的三个靶心发出莹莹的光芒,三种金属离子在气体地催化作用下,迅速在样品托上聚集熔合,样品托上的金属合成样品已经初见端倪。   “慕芸霭同学,做得好。你控制的金属离子浓度真是恰到好处,既不多也不少,看来实验有望取得成功。”孙哲在一旁称赞道。要知道,合成金属最关键的技术就是各种金属所占的比重,如果差之毫厘,很可能就会前功尽弃。慕芸霭在这方面非常钻研,不光在理论上,就连各种材料科学的实验也都做了不下上千遍,真是得心应手,看来今天的实验,很可能就会取得成功了。   “老师,实验还没有完成,还不能确定就一定会成功。”慕芸霭回答说。   “凭我的经验,看样品托上金属合金样品的成色,应该差不多。”孙哲肯定地说。   “老师,现在只是合金材料的雏形,三种金属离子还在薄膜内部游离,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我马上进一步加大惰性气体和阻燃气体的浓度,促成它们尽快聚熔。”慕芸霭说完,便对李群下了命令:“李群,按照每分钟1SCCM的速度加大3号气体流量计的浓度。童震,将溅射室温度按照每分钟1摄氏度的速度降低。我马上调整磁控靶的金属离子溅射浓度。”   “好的。”李群和童震异口同声说。   只过了三分钟。   突然,溅射室样品托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一股绿色浓密的气体从样品托上升起。   “李群,你怎么操作的?”慕芸霭焦急地询问。   “我……我刚才太紧张了……看错时间了。”李群结结巴巴地回答。   “李群,马上关闭所有流量计的阀门,启动气体回收装置。汪雪涵,马上将样品托下降20厘米。童震,迅速降温。大家注意,不要发生危险。我马上就要关闭金属离子靶了。”   “慕芸霭,惰性气体的阀门关不上了。”李群突然着急地说。   “完了,我们还是晚了。因为,刚才的失误而产生的有毒腐蚀性气体已经把阀门的活塞局部给熔解了。听我的命令,所有人立刻撤离。孙老师,我必须赶在有毒废气还没有完全熔化阀门并造成泄露之前,手动开启气体回收装置。这套装置我熟悉,也会操作。其他人都没有手动操作的经验,如果操作不当,后果不堪设想。”慕芸霭迅速关闭了金属离子靶后,对孙哲说。   “慕芸霭同学,你要小心。”孙哲关切地说。   “放心吧。我绝不允许毒气外泄,否则不光实验室,就连整个大楼和学校也要受到危害。”慕芸霭说完,匆匆找了块厚厚的湿毛巾蒙住脸和嘴,只留下鼻孔和眼睛,又戴好了防腐蚀手套,便冲向气体回收装置。他这么做,毕竟是预防可能被毒气侵蚀的最简单的措施了。   “芸霭,小心呀。”汪雪涵紧张地叫了一声。她是名女同学,此时竟然急得脸都变白了。   此时,磁控溅射室已经开始发出“吱吱”的动静,看样子腐蚀性气体侵蚀金属壁的速度非常快。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慕芸霭按照心里熟记的气体回收装置的操作说明步骤,很快先打开了气体回收囊,然后又启动了回收机械泵,之后一步步操作,终于到了最后一步,就是打开备用阀门,将溅射室的有毒气体靠着机械泵的吸力迅速回收进气体回收囊。慕芸霭知道,备用阀门是连接溅射室和气体回收囊之间的最后一道障碍,如果能成功开启,就大功告成。反之,如果这道阀门也被腐蚀了,那就将前功尽弃。但是,无论如何,为了不让有毒气体的外泄造成大面积人员伤害,这道备用阀门无论如何也要开启。慕芸霭想到这,把牙根一咬,双手扶住阀门把手,使劲拧了起来。   可是阀门根本就纹丝不动。   “糟了,阀门被腐蚀了。”   慕芸霭更加用力拧,可还是纹丝不动。   “我们帮你。”李群、童震和汪雪涵都冲了过来。大家也都像他一样,都用湿毛巾捂住了口鼻,戴好了防腐蚀手套。   “好,我们一起用劲。来,听我的命令,一、二、三。”慕芸霭大声说道。   阀门终于被拧开了。   “太好了!”汪雪涵兴奋得叫道。由于高兴,就连脸上的湿毛巾都不自觉地掉了,她也顾不得。   突然,从阀门旋转处喷出一道绿色的液体,直奔汪雪涵射去。   “雪涵,小心气体腐蚀后的浓酸性液体。”慕芸霭连忙冲过去,一把推开早已吓呆的汪雪涵。   随后,由于阀门被拧开,腐蚀性气体迅速被大功率机械泵回收进气体回收囊。这股酸性液体失去了动力,很快就不再喷射了。   “慕芸霭,谢谢你。啊,你……你怎么了?”汪雪涵刚想向慕芸霭致谢,可是一见慕芸霭的模样,立刻惊呆了。   只见慕芸霭扔掉了手上的防腐蚀手套和脸上的湿毛巾,用双手捂着两眼,两道血水已经从他的指缝中流淌下来。   “我的眼睛……好疼呀……”慕芸霭痛苦地说。   这时,孙哲也过来了,一见慕芸霭这个样子,立刻说道:“不好,浓酸可能进入慕芸霭同学的眼睛里了。快,马上送他去医院。”   李群和童震听了,连忙扶着慕芸霭向医院奔去。      二   市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眼科急诊室。   当眼睛上缠着厚厚纱布的慕芸霭被从急诊室推出来后,慕芸霭的父亲慕天毅,母亲韩丽颖,以及孙哲和他的所有学生立刻将主治医生李敬遵教授围了起来。   “李教授,你是全国有名的眼科专家。我学生的眼睛怎么样了?”孙哲首先焦急地问。   李敬遵吩咐护士先将麻醉昏迷的慕芸霭送入眼科病房,这才对大家说:“实不相瞒,患者的双眼被浓酸严重腐蚀了,两眼的角膜完全被损坏。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还是无能为力,以我的估计,患者今后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看到任何东西了。”   “你是说,慕芸霭双目失明了?你能不能再想想办法,一定要治好他的眼睛,他可是个非常优秀的人才呀。”孙哲急切地说。   “孙教授,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以目前的医学水平,别说是国内,就算国外的顶级眼科专家,也不可能治好他的眼睛。除非……”   “除非什么?”慕天毅和韩丽颖着急地问。   “除非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但是,这必须要有人捐献角膜,而且根据我国的法律,必须要在捐献者死亡之后才能捐献,活着的人是不能够捐献的。而且,你们也应该知道,角膜捐献不同于其他脏器的捐献。在国内,即便是已经死亡的人,也必须生前签署角膜捐献书才行,可是根据中国传统道德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影响,谁又愿意牺牲自己的眼睛,来换取他人的光明呢?”   大家听后,都不言语了。因为,李敬遵说得完全对,眼睛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比身上任何器官都要珍贵的东西,谁都不可能牺牲自己的光明来成全他人。况且,在国内,捐献角膜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孙教授,我可以跟国内各大医院和医学机构取得联系,看一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膜捐献者。如果有的话,我可以跟捐献者进行联系,争取第一时间为你的学生进行角膜移植手术。不过,这样的几率非常小,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李敬遵对孙哲说。   “不管能不能找到捐献者,我都谢谢李教授。”孙哲无奈地回答说。   “患者就先在医院里进行康复性治疗。假如我们找到了角膜捐献者后,马上就可以进行移植手术。”李敬遵建议说。   “好吧。”大家也只能听从李敬遵的安排了。   到了傍晚,慕芸霭苏醒过来。   “我的眼睛……”慕芸霭用手摸了摸缠在眼睛上的纱布,呢喃地说。   “孩子,不要碰。来,你有什么要求,跟妈妈说。”韩丽颖一直都守在儿子身边,一见慕芸霭醒了,连忙关切地问。   “妈妈,我的眼睛还能好吗?”慕芸霭问道。   “孩子,你的眼睛会好的,一定会好的。”韩丽颖虽然已经热泪滚滚,但还是安慰慕芸霭。儿子是妈妈的心头肉,她明知道慕芸霭的眼睛已经失明了,但还是不愿意伤害儿子的心。   “妈妈,您怎么哭了?”慕芸霭伸出右手,顺着韩丽颖的声音方向,终于摸到了妈妈的脸。他替她擦拭完泪水后,又问道:“您不是说我的眼睛会好的吗?为什么还哭呢?”   “妈妈……这是……心中……高兴……”韩丽颖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儿子的问话。   “我明白了。”慕芸霭若有所思,继续说:“妈妈,别哭了。您的儿子是个坚强的人,什么困难都不会将儿子打倒。不管我的眼睛好还是不好,我都是您的好儿子,不会给您和爸爸丢脸的。”   “说得好,我的儿子。”慕天毅说道:“不管你的眼睛怎么样,爸爸妈妈一辈子都不离开你,也永远照顾你。”   “谢谢爸爸妈妈。不过,我不需要你们照顾。你们年纪大了,应该儿子照顾你们才是。你们放心,不管儿子的眼睛是好是坏,我都要尽儿子的责任,绝不会成为你们的累赘。”   “好孩子。爸爸妈妈也不会不管你,谁让我们是一家人呢。”韩丽颖激动地说。   “儿子,医生说了,这段时间,你就放心在医院里进行康复性治疗,爸爸妈妈会一直陪伴你。”慕天毅说。   “爸、妈,儿子不用你们陪。我虽然看不见,但这里有医生和护士,而且我也会马上适应的。儿子不怕困难,真的不怕。”慕芸霭仰起头说。   武汉好的癫痫医院怎么找荆门看羊羔疯专业医院保定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武汉治疗癫痫的最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