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樱子 你一定要幸福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歌词曲
无破坏:无 阅读:2595发表时间:2013-12-06 23:30:30 摘要:有些人总是在青春年少时,漫不经心地遗忘,然后在漫长的岁月里回忆与寻觅 。----茉蓝 A   你的名字叫樱子,“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天空里,万里无云多明净,如同彩霞如白云,芬芳扑鼻多美丽,快来呀,快来呀!同去看樱花!”那天,我把这首歌唱给你听,告诉你,我喜欢你的名字,它让我想起美丽的樱花,你有些害羞,脸上几颗小雀斑点藏在红晕里,调皮生动:“茉蓝,这个名字我也喜欢,蓝色的茉莉花,一定很淡雅,很清香。”我嘿嘿地笑,你嘻嘻地笑,脸对着脸,那一年,我们十七岁,刚认识不久,同读高二。   樱子,后来我才明白,如花只是你的容颜,你的灵魂深处,躲藏着一只容易受惊的小鸟,稍微有一点异动,那只小鸟就会惊慌得飞起来,凄泣悲鸣得让人歔欷。   一所封闭的学校大院,一条通到市区的大路,让人感觉有些窒息,我们喜欢躲在校园某处角落里,躲开被狭小空间挤兑得变形的人脸,享受着聊天的乐趣:“我和你说个笑话,我妈妈一大早就催我起床,大声地喊:‘樱子,快起来,快捞鸡喂糠。”说完,你忍不住“咯咯”地笑,笑得东倒西歪地弯下了腰,嗯、嗯,你的母亲,是我和你共同的语文老师,她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老师应该说“捞糠喂鸡”而不应该说“捞鸡喂糠”,我也笑了,笑老师的急燥,笑你东倒西歪的样子。   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所学校里,从小就在学校周围的山上,窜来窜去摘果子、拾柴、拾牛粪,我一直认为我是个“野孩子”,有一段时间我刻意与你保持距离,那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时,总觉得你的母亲、我的老师,就站在你身后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心虚。你问我:“为什么不来我家找我玩呀?”我说:“你弟弟在家休息,我怕吵到他。”那时,你那个高材生弟弟,因为生病,休学在家养病,你说:“茉蓝,我喜欢你来我家找我,你那么斯文懂礼貌,每次来我家都敲门,等我为你开门你才进来,不羊癫疯会影响人生孩子吗像有些人,把我家当成她自己的家,经常不敲门,推开门就闯进去。”说完你撇了撇嘴,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但是你说的话让我好感动,你把我的小心翼翼和胆怯当成了礼貌来夸,让我好一阵心惊,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喜欢我的缘故,你那少女的心,好细腻,太粗的砂砾,它容不下。   我们的无忧、我们的快乐,在那个夏天结束了,我们一起参加高考,我上了中专线,盼了一个暑假,最终没被录取,樱子你却连盼望的机会都没有得到。夏天太漫长太难熬,我学会了昏睡,在昏睡中麻醉自己,在昏睡中,我听到窗外有人故意大声地说:“我早就说她考不上的。”我已经看惯了这个闭塞的校园里,终日飘浮的各种变形的人脸,我已经听惯了那些如利箭的话语,而你,来这所学校的时间并不长,你怎能承受那些冷言冷语,每次你看到我就叹息:“我妈妈说: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教不好,怎么去教别人呢。”不知道这句话是你妈妈的自责,还是学校其他老师的议论。   那天下午,我们说着笑着行走在校园的路上,夏末的阳光还是那样灿灿地洒在树叶上,而你的脸,映着日影的斑驳,突然布满着惊慌与不安,你一把扯住我:“我们走那边。”然后头也不回,像只受惊的小鹿,一下就跃到路边的杂草丛里,我只好一边跟着你逃遁一边急问:“怎么啦?”你擦着额头的汗说:“刚才差点让杨老师看到我们了,她正在向我们迎面走来。”我们逃到那条靠近山坡的小路,小路是开荒的人走出来的,路上的芭芒草长得比人还高,白色的花絮,随着阵阵风,飘洒在我裸露的肌肤上,很痒很灼人,草丛里,藏着好多我不喜郑州癫痫病的症状与预防欢的爬行类动物和那些让人看着就头皮发麻的小虫子,比如毛毛虫子之类的,而平日腼腆害羞的你,却自告奋勇地走在我前面,手里还拿着根长棍不断地拍打着草杆,“红军长征时,是不是也走这样的路呀。”听着我的抱怨,你回眸一笑,皓齿微露,笑嫣如花,莫非,藏匿起来,让人看不到你,让你觉得最安全。   那个夏天,一只小鸟已经被惊得飞了起来,它带着你的灵魂开始在空中悄悄地游荡,可惜所有的人都没有察觉。   樱子,此时,我仿佛正在穿越,只有穿越,才能回到我们的当年;只有穿越,我们才能再次相聚。风,吹得我的脸很干涩,郁郁葱葱的大地,花朵艳艳地开放着,田园无拘无束地延伸向远方,村舍飘出袅袅的炊烟,你嘻嘻地笑着,向我招手,我一定要降落,那怕摔得心碎。   樱子呀,你知道吗?无论我远离或者靠近你,我的心都好疼。   秋天来了,学校特地为我们这些没考上大学的教职员工的子弟们,搞了一个补习班,我们又开始忙碌起来。来年还有希望,于是我们暂时忘记了刚过去的夏天,忘记了忧伤,你又恢复了活泼可爱的样子,你经常弹三弦琴给我听,月光悠悠,树影婆娑,你的手腕飞快地来回转动着,你润滑细腻的小手捏着拨片,上上下下地拨弄琴弦,你让我好惊奇,三根弦也能弹出这么美的声音;你的神态是那样的沉稳,你的心地是那样的纯洁,你让我有点相形见绌,但是我会唱歌会读诗,当我轻轻地用我的歌声和你的琴声时,我们都沉醉了,我看到你的眼睛闪着光芒,脸儿红润得象熟透的桃儿,也许,你眼里我的模样,也像我看到的你。后来,我们还跑到学校琴室里去玩,原来你不仅会弹三弦琴,你还会弹落地风琴,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当年,你为什么没报考艺术类院校,你为什么要苦苦地与一堆数理化公式过不去呢?   虽然是补习生,但是我们也能收获很多快乐。课余,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和我还有几个同学一起,站在教室里,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别班的同学走过我们的教室,观察他们各种各样的脸部表情,肢体动作,然后模仿他们的样子,演滑稽戏一样,在教室里表演一遍,当然还要配上几句精妙可笑的台词,然后我们乐得抱成一团,喘不过气来。   那时,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突然分开,我以为我们会一起考上某个城市的学校,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看同样的蓝天与白云,呼吸着带有茉莉花香的空气。   你突然地找到我:“茉蓝,我妈妈说,她和父亲要调到Y城的教育学院去了,我也要跟着过去,到Y城再复习考大学,我要离开这里了。”   我有些懵懂:“唔,那不是很好吗?你不是很想离开这个闭塞的地方吗?”   你开始出汗,我感觉你一紧张,额头就开始冒汗珠:“可是在Y城我不认识一个人,你又不在那个地方,我离你那么远呀。”   我开始反应过来,是的,我和樱子要分开了,我们也许以后再不能见面了,那时,我和樱子都以为Y城在天涯,L城在海角,别了,就没法再见了。我有些嫉妒了,樱子你可以离开这个闭塞的校院,而我却还要在这里苦苦地挣扎着,追郑州市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专科寻所谓的大学梦想,我为自己感到悲哀和伤感,我看着远处绵绵的山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神空洞而茫然。   看我很久没说话,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们站在那棵树下,沉默了很久,你小心翼翼地说:“我要回去收拾东西了,不然妈妈回来生气又要骂我不做事。”然后你转身走了。   我呆呆地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屋角的拐弯处,如果你回头,一定可以看到我眼里长着萋萋的青草,草叶上爬满露珠。   你收拾东西的那几天,我提前呼吸了没有你的空气,努力地不去想你将要离开的事情,每天坐在书桌前,很忙碌的样子。   “送人离开的情景,想着就让人很难过很伤心的。”于是,你离去的那一天,我没有去送你,我坐在书桌前写下一篇日记,莫名的愁绪,绕来绕去,总驱不散,我枕着胳膊,伏着头,伤感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青春,其实是堆砌冢茔的过程,每一次的掩埋都让人心碎与心疼,多次重复以后,就会麻木,自认为自己已经成熟和坚强。      B   你走后的第二年,有人悄悄地告诉我,因为恋爱无果,你得了抑郁症。   我的心顿时疼了起来,有些人,有些事,是不会忘记的。   你才二十一岁呀,得了抑郁症不是被魔鬼附身了吗?   我给那个男人写了一封信,我知道,他在Y城某所学校上大学。过了好几个月,他才回信,他否认与你曾经相恋,他告诉我,他知道你的事情并不比我多多少,我不相信他说的话,但是,我觉得我没法去了解更多,我想,我要是给你写信,你肯定也收不到。我也不敢去看你,我还想,你的母亲,我的老师,她那样爱面子,肯定不会让我见到你,我害怕被人拒绝,我承认,我太脆弱了。   又过了两年,鬼使神差地,一个周末,我竟然坐上开往Y城的列车,来到你所在的地方。我在大街上来回徘徊,心里在一遍遍地揣摩,设计你的母亲看到我出现在你家门前时的场景:赶我走?客气地请我离开?委婉地拒绝我?我要如何应对?   一个陌生男人一会跑到我前面,一会又跑到我身后,用相机对着我不停地拍照,我定神看了看他,他咧着嘴对我笑,“真无聊。”我心里嘀咕,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双手扶着铁栅栏,用额头贴住手背,自己给自己打气:“就算是碰一鼻子灰,我也要试一下。”   我没有冒冒失失地去找你,而是找到父亲以前的同事,曼华同学的父母,他们和你父母在同一所学校工作,我拜托他们找你的母亲,告诉你母亲,我想见你。没想到,你母亲答应下来,让我第二天再来,她说,你去上班了。   你可以上班啦?那说明你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那天晚上,第一次躺在宾馆里,竟然没有任何不适,我睡得很安稳。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我见到了你,你安静地站在教育学院教师公寓楼旁等着我,你的脸还像以前那样亲切,你笑眯眯地开心地拉着我的手,南方的秋天是夏天的尾巴,天气还未凉透,可是我感觉你的手心,是冰凉的,我感觉到了你有些迟缓的动作,这就是你么,樱子,这就是从前那个喜欢与我逗乐子,喜欢在我耳边说悄悄话,然后自己先发笑的你么?   我和你在一起呆了两天,在以后的岁月里,那两天的情景,在我思念你的时候,总会象电影画面一样在我眼前不断回放。   我在你家吃过午饭后,想和你告别,你说:“你不要走。”你说你已经请了一天的假来陪我,我必须在你家吃了晚饭后才能走。我只好跟在你身后走进屋子准备睡午觉,从我走进你家门直到你睡午觉,我们都是在你母亲的注视下说话,只有午睡时,我们才单独相处。你关上了门,只听老师在门外说:“中午休息,不要说话。”我不敢吭声,你答应着老师:“嗯,好!”,却对着我做鬼脸逗我发笑,你小声说:“我看到你,我真的好开心,可是我不能太激动,我生过病。”我说:“没事,你看起来很好,不象是有病的样子。”你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平时都是我妈妈陪着我睡,今天不和她睡了。”   我迷糊了一阵,你起身时,我也起来了。正梳着头时,你突然问我:“你今晚住在哪?”我说:“我住在宾馆。”你说:“不行,你来我家和我一起住吧。”我说:“那样太麻烦你的家人了,我住宾馆很好的,我已经在宾馆订好房间了。”你说:“我去和妈妈说,你今晚要住在我家里。”你走进了老师的房间,我听到你小声地央求老师:“我不想让茉蓝一个人住宾馆,让她住在我们家里,好吗?我有好多话要和她说的。”我楞楞地站着,大气不敢喘,也不敢插话,生怕老师拒绝你的请求,没想到,老师同意了你的请求,并让你和我一起上街走走,随便去宾馆,取些换洗的衣服过来。   你兴高采烈地拉着我出门,你哪里象个病人呀。   那天晚上,我们各拿一把竹椅,坐在你家的阳台上,看着月亮,聊起了往事,你轻轻地关上阳台与里屋连接的门,悄悄地说:“我们说话小点声,不要让我妈妈听到,她最怕我和别人说起以前的事情了。”一席话,弄得我好紧张,治疗癫痫病的方法生怕我说错了什么话,会让你的妈妈、我的老师不高兴。   聊了一会,你突然说:“你听说过吗?我得过抑郁症。”   我的心提了起来,赶忙说:“听说过一些,但是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你说:“我和一个男人谈过恋爱,你认识他的。”   我说:“嗯,我给他写过一封信,他否认和你曾经谈过恋爱。”   “他撒谎,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很喜欢撒谎。你听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你。”看我有些担心的样子,你说:“别为我担心,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不会再伤心了,不过我要慢慢地说才行,因为吃药的原因,我现在反应有些迟钝。”   我点点头。   你说“我刚刚和父母来到这所高校后,他主动找到我父母,说在这里不认识什么人,只认识我们一家人,于是经常地来我们家玩,和我聊天,慢慢地,我喜欢上了他。你知道的,我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那天我离开学校时,你没有去送我,我以为你生我的气,因为我说过我们今后要呆在一个城市见证各自的生活,结果我却离开了那个城市,离开了你,我不敢写信给你,我怕你不理我。”   我感觉我的睛眶开始湿润,我说:“不是的,是我自己承受不了离别的伤悲,不敢去送你。后来送你的同学告诉我,你因为我没去送你,还掉了眼泪。那时,我太年轻太无知,以为分开后就没办法再见了,都是我的错。” 共 69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