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白龙有个苦菜花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伤感散文

  文/张树岗

  你见过世间最苦的人吗?她不在电影里,也不在书本上,她就生活在西乡县白龙塘镇上庵村。她的大哀大痛、大苦大悲,无论怎样的思维也难以想象,无论怎样的噩梦也难以再现。当我们循着她个人的命运轨迹去感受人世间的苦难,你一定会认为这是出笼于中国的一部《天方夜潭》。然而,它毕竟不是小说,更不是神话,而是铁板钉金钉的确凿事实。我们在惊异于生命之顽强的同时,至为感佩的,是一位巴山女子铁打铜铸的脊梁。

  她姓李,乳名菜花,今年40多岁,娘家在三花石回龙村,现随夫家生活在白龙镇上庵村。笔者至今尚未遇到人世间还有像她这样苦命的人,因此,我们不妨称她苦菜花好了。

  苦菜花刚一出世就遭逢了一大悲哀,一种难通人言的悲哀,因为她的父母双亲都是哑巴。人非生而知之,试想,一对不能说话的父母,又将如何调教出一个能够说话的子女?她是她的爷爷一手带至10岁的。爷爷颤抖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翕动着缺齿走气的口唇,终于教会了她怎样去喊爸爸妈妈。

  中国古代乃至当今都有许多关于“凶宅”的传闻,人们住在这样的屋子里便会祸事绵绵,七灾八难接踵而至。这显然带有某种迷信色彩,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对此是不足为信的。由于死人成了苦菜花所居处的那所屋子的专利,尽管如此,为了免遭物议,我们还是不称其为“凶宅”的好。

  解放前,地处三花石回龙村一个叫小庵庙的山冲中,有一座古老而阴森的建筑。在这里先后曾住有付、岳、王三家人口,或因兵祸、或因瘟疫及天灾,这三户人家相继死尽灭绝,或男或女没有留下一个承断香火的丁口,因而一度废弃,即便它是一份不用花钱的产业,再也无人敢轻易搬进去了,就连沿街乞讨的叫化子,甘冒风雪雨霜之苦,也不愿到此栖身歇足。

  解放后,人们的思想觉悟空前提高,有关这所屋子的传言自然也成了历史的陈迹。在“土改”运动中,当地政府为了接济无家可归的贫苦农民,将这所屋子分给了李家,苦菜花就是在这所屋子里呱呱坠地的。然而,当李家搬进这所屋子之后,死神竟又一次将无情的魔爪伸向了新的主人。我们无须将灾难归咎于虚无,这也许纯粹是一种偶尔的巧合。

  李家住进这所屋子的第二年,苦菜花的婆婆便去世了。死因是脖颈周围生了一圈恶疮,最后烂得不可收拾,嘴巴里喝进去的稀粥,全部从下巴底下流了出来。第四年,苦菜花年轻的二爸李顺友在河道里洗澡时被水淹死了。李顺友的死因至今仍为一大谜团,人们谁也不相信仅有没膝深浅的缓平河水,竟会活活淹死一个大小伙子。第六年,苦菜花的生身哑父李顺水也死了。正像他的名字一样,背着背篓过河的他,被突发看涨的山洪打翻身子,“顺水”而去,竟然连尸骨也没有捞起。第九年死的是苦菜花的哑母。她是被一场骇人的异症夺去了生命,医学上不知叫何名目,当地人称之为血痨。在那可怕的日子里,幼小的苦菜花眼目中的天地尽为血染,一片瘀红。在李家搬进这所屋子临近第十个年头,死的是这家仅有的一个成人,也就是怀抱着苦菜花教她哑哑学语的亲爷爷。爷爷死得苦不堪言,惨绝人寰。他在去为远嫁的妹妹做生日的路途上,扒上了一列西行的货车,在他跳车时被卷上钢轨,拦腰截断,连拖带挂,已是不成人形。年仅10岁的苦菜花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爬行在铁路线上,双膝被路基石蹭得稀烂,伸出一双颤抖的小手,一把一把捡拾着爷爷所谓的尸身。一只竹篾编织的粪箕里,装满了淋淋漓漓的肉团。唯有爷爷的那杆竹节烟袋完好无损,丢弃在铁路一侧的草丛中。苦菜花清楚地记得,爷爷时常拿着它在屋子里敲敲打打。她问爷爷打什么,爷爷说他在打“鬼”。

  不到十年天气,李家连续不断地死了5个大活人。苦菜花人生的噩梦,其实是从这时开始的,因为死去了的5个成人,还为李家留下4个孩子。最大的是10岁的苦菜花,其次是她8岁的弟弟淘娃,再次是她4岁的妹妹柳花,还有一出世仅9个月的小妹三女。从此,3个弟妹的养育之责,便无可推卸地落在了年仅10岁的姐姐身上。一个同样需要抚养的10岁幼女,竟担当起养育3个弟妹,甚至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的职责,恐怕在人世间绝无仅有了,况且又生逢一个困苦的年月,其惨其痛,可想而知。

  从此,李家的遗孤们再也不敢回那个家了。一只农人们用来盛谷子的竹蔑箩筐,便成了这4个孩子的“家”。10岁的苦菜花用一根麻绳拖着箩筐,箩筐里蜷缩着她的3个弟妹,从此过上了流浪漂泊的生活。

  有时,她将“家”拖向别人的屋檐底下,借以躲避夏日的狂风骤雨;有时拖向别人的灶间,借助灶堂内未冷的坑灰驱除十冬腊月的酷寒。由于吃喝拉撒都在那只箩筐里,时常浊污斑斑,臭不可闻。特别是夏日里,箩筐拖到那里,嗡嗡作响的蝇群便盘绕在那里。时间长了,房主们不免心烦,便打发她们到别处去谋生。往往在这种情况下,苦菜花扑天抓地,放声嚎哭。于是,3个弟妹们与她抱作一团大放悲声,直哭得雾惨云愁,日月无光。在这种情况下,纵使铁石心肠,也不能不为其所动,房主们只好又一次收留下她们,这个没根的“家”才不至于风吹雨打,填埋沟壑。

  在那少吃缺穿的年代,这4个幼小的遗孤能够存活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竟是年幼的苦菜花一手创造出来的。最初,苦菜花是靠替人推磨包谷挣饭养活3个弟妹的。十一二岁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每当她看到谁家磨包谷,也不搭话,便上前帮着人家去推,双手把着推杠,猴子荡秋千一样一圈一圈打着转儿,脚底下直打绊子。主人们自然猜知其意,磨完包谷,便盛给她一碗残粥剩饭,苦菜花如获至宝,捧回“家”去掺上凉水,先尽弟妹们去喝。

  到了13岁,她便开始下田劳作。队上对她分外照顾,竟然视为精壮劳力,一天也记最高分额的6分工。分到手的50斤黄豆,是她们两个月唯一的口粮。她将黄豆推成浆,拌上大把大把的刺蓟菜,两个小妹妹怕扎嘴,一天到晚只喝汤。下饭的莱蔬是在石臼中捣成末子的青辣椒,六七年间不知盐为何物,因为当时只有一角伍分钱一斤的盐她们买不起。后来,苦菜花居然还喂了一口猪。猪是无法与人同处的,一块养在那只作为“家”的箩筐的,显然不成体统,便只有将它养在虚置已久的家中。她不敢单独回去,喂猪草时须有人作伴,才敢跨进那座盘踞着死神的屋子。她那年仅9个月的小妹三女能够保全一条性命,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苦菜花别出心裁,将当时定量供给的半斤红酒,拿去换人家的半斤白糖,加上自己家的半斤白糖,成了小妹三女唯一的营养品。她对弟弟淘娃和二妹柳花施行严格限制,因为刺蓟合着豆浆的绿色汁液里那撮白糖,是小妹三女独享的特权。

  她和弟妹4人朝夕共处的那个“家”,无异成了灾难的深渊。幼小的苦菜花手上脸上,时常沾的不是尿,涂的便是屎。3个弟妹们就更不用说了,浑身上下从来没干过。身上的肉皮多被尿水泡烂,以至不敢穿衣,一旦腐烂的肉皮沾结在衣服上,身子稍一扭动,那种揭皮撕肉的感觉不可言状,鬼惊神愁。就连终日奔劳的苦菜花,也时常不得不一手干着活计,一手拎着裤子。团在箩筐里的一卷铺盖,被蚀朽得破绽百出,没有巴掌大一块整料,拆洗过后缝不拢去。这样一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姐弟兄妹四人,每个人身上盖着一块团成疙瘩的破棉絮。冬日里严若冰霜的酷寒,冻得她们身上起满了乌斑,活像一只只灰头土脸的花猫。

  不知是上天情有独钟,格外垂怜这四个可怜的孩子,还是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锤练了生命的耐力,她们姐弟兄妹四人从来没有生过什么疾病,更不知药物为何物。这本身就是一个令人更加费解的奇迹。直到今天,当人到中年的苦菜花谈到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

  直到1976年兴建石泉水库时,三花石回龙村小庵庙一带的住户被列为库区移民。生产队盖好了房子,由于不用付出什么代价,苦菜花和她的弟弟妹妹们率先搬往河对岸,这才彻底告别了那座死亡之屋,也告别了蜷缩了整整5年的那只箩筐。

  三个小弟妹在胜似亲生父母般的姐姐苦菜花的照料下一天天长大了。第一个离家出走的是二妹柳花。同村有一徐姓人家无儿无女,收留了镇巴县的一个小叫化做了螟蛉义子。柳花帮徐家切苕片时虽不挣钱却落了个肚儿圆,从此便再也没有回来,14岁便跟那个比她大4岁的镇巴小伙子结了婚,做了徐家的媳妇。常受人欺的弟弟淘娃离家出走,自奔前程,做了洋县一个庄户人家的上门女婿。12岁的小妹三女给村上老师引娃时苦菜花已经结婚,有一次从姐姐家回去后,有人见她没有着落,遂起不良之念,将她带至西乡,通过人贩子卖往河南某县,直到2001年才与姐苦菜花通了音讯。

  三个弟妹们是好是歹,总算有了着落,令人痛楚的是17岁嫁人的姐姐苦菜花随着新的家庭的组建,竟然成了她人生又一噩梦的开始。如今,苦菜花已是第三次嫁人了。至此,笔者实在不忍心再度展示苦菜花的苦难了,她婚后的遭遇不妨从简,一笔带过。她此后的不幸,便是在月子里短短的30天里便遭打或与丈夫互殴了10回,由此可见一斑。有一次,她被人打得血流如注,以至灌满了鞋窝,走起路来箭一般直朝外射。还有一次,她被人打得实在受不了了,决计离开那个家庭,她抱着孩子一路狂奔,丈夫沿途追赶。他声言你硬要走,就留下穿的戴的,那是在这个家里置的。苦菜花迫不得已,竟然真的脱了身上的衣服;时值数九寒天,雪花纷飞阴风怒号,她就是在那个滴水成冰的日子里,几近赤裸地离开了那个所谓的家。

  如今的苦菜花苦劳苦作,与她的第三任丈夫辛勤耕耘在白龙上庵村的那片土地上,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家庭生活却充满着祥和与安谧。在外打工的女儿俊秀婀娜,聪明灵利,成了她生命的最大依托。如果上苍有知,天理不泯,苦菜花也该到山回路转,苦尽甘来的时候了。

  编者按:我们无意搜奇猎异,更无意于展览他人的痛苦,撰写编发此文之目的大致有二。其一,苦菜花的悲剧大抵属于个人命运悲剧,当非人力可以改变的灾难来临之际,人们无防看看她,想想她,就如同仰视一座大山,一座精神熔铸的永不崩摧的峰峦。其二,人生际遇,命运穷通,有时并非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在这位大巴山的好姐妹面前,我们的心境兴许会相对变得达观而落拓一些。

呼和浩特重点癫痫医院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广州的哪家癫痫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