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豌豆花开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散文
摘要:最让我对母亲肃然起敬的是这样一件事:一天,上面派人来到我家,给父亲送来500块钱的慰问金!但母亲坚决不收,一定要退回去!原来,父亲是抗战老兵,身上有日本鬼子飞机炸的十多个伤口,每到变天就痛得要命。上面得知后,送来慰问金,但父亲觉得自己对革命贡献不大,谢绝了领导的好意,同时把组织上安排自己的通知也一并退还!父亲怕母亲反对自己的的行为,但母亲坚决地说,你的一切行为我都支持,只要不是违法的事情! 故乡的豌豆花又开了!   在三月春寒料峭的绵绵细雨中,在唱着情歌款款掠过的燕语里,在孩子们手扯着长长丝线飞舞的风筝下,在一群嗡嗡作响的小生命的亲吻中,悄悄地无声无息地开放了,一如老母亲那双腊黄的刻满岁月苍桑的脸。   豌豆花是故乡极其普遍的一种花。她紫中带黑,极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其貌不扬。她没有油菜花那样的金光灿烂,馨香四溢,引来蜂飞蝶舞,招来八方游客,让故乡的油菜节美名远扬!她也没有梨花的白洁无瑕,让人遐想联翩,赞不绝口。更没有桃花的姹紫嫣红,你追我赶,竞相争艳。她可以说是大地母亲遗落下的最不起眼最让人不屑的一种花。她的花骨朵儿不大,一朵一朵,散淡地开放在那里:田埂上,渔塘边,有些农家空闲的宅基边上……大都是一些边边角角,零零星星的小块地上所种植。大面积种植的人并不是很多。   然而,豌豆花虽然只生长在这些僻壤闲地中,她却并不落寞,她们依然开放着,依然吐着悠悠的清香,顽强而又倔强的生长着。   四月下旬,豌豆花便谢了,她们矮小而又瘦弱的身体上,便伸出一串串翠绿的长如小指般的豆荚来。轻轻掰开来,便露出一个个胖胖的圆圆的豌豆来,放在嘴里轻轻一嚼,脆脆的,嫩嫩的,爽口极了。   记得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时,只见路边的田地里长满了青翠欲滴的豌豆苗,豆荚已开始饱满,每一个见到的孩子,都馋的直流口水,都要跳到田里去,偷偷地摘几把豆荚,放在书包里,边走边吃,直到回家!当然,少不了父母亲的一顿指责:“瞧瞧这些孩子们,只知偷偷摸摸好吃好喝,长大了怎么成器?”   当然说归说,但因为各家各户的孩子们都有参与,况且是生产队集体种植,所以也就不予追究了。   责任制实施后,种植豌豆的农户开始多起来了,他们等豌豆苗长得旺旺的时候,就拦腰砍断,放在水田里,用泥耙弄碎后深压,用来作肥料肥田,因为这是最好的有机肥料,又肥田又能疏松土壤,改造土地环境,比单一施化学肥料要环保得多。凡是用豌豆苗做肥料的稻田,稻谷远比施其它肥料的稻田产量高得多,而且肥效长久。   有的则干脆把收获的豌豆粒用水浸泡,待豆粒开始腐烂的差不多了,再投到地里去肥田。   母亲是个很仔细的人,她把门前水沟边的荒地全部收拾的平平整整,没有一颗杂草,全部种满了豌豆,房前屋后的隙地也不例外。豌豆荚还嫩的时候,每天摘了再掰开,用尖椒爆炒了端给我们吃。我们一家人吃得有滋有味,连声叫好。   母亲也不忘给左邻右舍的孩子们盛些去,给他们尝尝鲜!因为母亲知道,没有哪一个孩子不喜欢吃豌豆粒的。   到了豌豆粒全部圆圆滚滚成熟的硬硬朗朗的时候,母亲便把豌豆荚全部收割了,搬到禾场上,用梿枷噼噼啪啪地一粒一粒打下来。汗水顺着她疲惫的脸颊滚落下来,母亲全然不顾,直到把豆粒打完为止!   母亲还是照例用瓢盛了豆粒,你家一瓢他家一碗地分送给乡邻们!   于是豌豆成了我家的饭上常菜。只要在锅里炒上几把火,盛起来,想干吃就留几把,其它的就用水浸泡几分钟后,放了油盐下锅,炒作几下便可食用。豌豆成了人见人爱的口可菜。当然,母亲是照例不吃的,因为她牙不好,咬不动。所以只是看着我们吃。   每每看到故乡的豌豆花开,我便想到母亲对我们的好,想到母亲独自一个人用梿枷拍打豌豆时的情形和艰辛。   母亲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她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却懂得叫我们真诚老实做人,告诫我们为人处事不要华而不实,更不要浮夸浮躁,要学习豌豆花不追名不逐利,要学习豌豆粒硬朗坚实的品格。虽然是些小道理,但却照出母亲的心灵来。   最让我对母亲肃然起敬的是这样一件事。一天,上面派人来到我家,给父亲送来500块钱的慰问金!但母亲坚决不收,一定要退回去!原来,父亲是抗战老兵,身上有日本鬼子飞机炸的十多个伤口,每到变天就痛得要命。上面得知后,送来慰问金,但父亲觉得自己对革命贡献不大,谢绝了领导的好意,同时把组织上安排自己的通知也一并退还!父亲怕母亲反对自己的的行为,但母亲坚决地说:“你的一切行为我都支持,只要不是违法的事情。”   作为一个生活条件差,孩子多的老人,母亲没有因为家人是抗战英雄而自恃有功,向国家要这要那,而是体恤国家的难处,时时为国家着想!   母亲虽然平凡,如这最不起眼的豌豆花一般,朴实,与世无争,默默无闻地生活着,奉献着,但在儿女们心里,母亲才是最美丽最伟大的!   如今,母亲已离我们驾鹤西去,我再也吃不到母亲做的可口的饭菜了。但每到豌豆花开的季节,对母亲的那份思念便会与日俱增,愈发浓烈。   母亲,你在那个世界生活得还好吗?   故乡的豌豆花又开花了。母亲在我心里,我在儿时的梦里! 北京什么医院看癫痫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靠谱手术如何治疗癫痫河南专职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