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我的卖菜女友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散文诗

认识阿梅是在高一的时候,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但不在一个班.她在重点班而我在普通班.我们并不是从同一个初中毕业的,从未谋过面,为何我们能认识,说来也怪,或许是缘分吧.想是上天注定的,让我们相逢,相知,相爱. 当时,我远离家乡,到离家远的县城读书,背井离乡的,人生地不熟,暂时投靠了我在那个县城的三叔.三叔是我父亲的胞弟,位于三.因为他们是孤儿,因此很早就开始流浪生活,他到部队当了几年的兵,转业后,来到县城修水电站.因鼾厚老实,被包工头叫到水呢厂当会计,我三叔和厂长的女儿一见钟情,他们结婚.这样,我三叔在县城安了家,开始了他的市民生活. 三叔家在闹市,对面是一个大的农资集贸市场,每天很早就听到杀猪的声音,人们吆喝的声音,人来人往.阿梅是一个卖菜的女孩,她总是把最好的菜给我三叔家留着,并要亲自送上门来,长往已久,阿梅就成了三叔家的熟客.我每天中午放学都要在家等阿梅,她送菜来,因为我三叔一家要上班,没有时间照顾我,我得自己煮饭吃,阿梅来,我都叫吃了饭再走,其实,我想看见她,特别是她在厨房帮我煮饭的时候,从那以后,只要她来,就能让我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可不知怎么的,我一看到她我脸就红,说话也结结巴巴的. 一个星期天,我早起床去买米皮和盐巴,当我一个店铺买米皮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阿梅,她家就住在对面的店铺里.特别的简陋.我走了过去,她说;你来了,进来坐吧'说着就顺便给我一个凳子.自己仍然还是忙,我看到她那样忙,心里很心疼,她本和我一般大小,却每天放学还要干那多活.真是苦了她,这时,她正在用那藏在眉毛下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我忙说;我来买米皮的,你先忙吧,我走了,'她说;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给你送过来'我流泪了,为我喜欢人流的. 阿梅人很漂亮,心地又好,却有点像那[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一样的多愁善感.我确定她一定遭受过什么大的打击,却又不忍心去问她,因为面前的;林妹妹'是我喜欢的梅.一会走过来一位40岁左右的阿姨,;梅,菜要卖完没有,快进屋去吃饭,菜饭我给你煮好了,幺儿'阿姨说.这就是阿梅的妈妈,看见我就说;梅,他是你同学,快叫他进屋去吃饭'不说也奇怪,我怎么没有看到阿梅的爸爸呢,难道出差去,还是,,,,,,,,, 从此,我一有时间我就去找阿梅,去和她聊天,帮她买菜.反正就喜欢和她呆在一起,有时候她会帮我檫脸上的汗水,我就感到很快乐和幸福.这样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 记得在我们班的一次班会课上,班主任说;我们班有同学在谈恋爱,不知道你对得起你父母吗.'我知道老师在说我,班上的同学都看着我.其实我和梅只是好朋友,他们都认为她是我女朋友.我火了,;看什么看,没有看到帅哥啊'我不知道是谁在老师那里告我的状,我也无话可说的,就呆呆的站在那里....放学了,我听到有人在叫我,原来是梅.她说;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给我说说.'于是我就告诉她班会上的事情.这时她的脸又红了,比先前的还要红,我看着她那通红的脸是那样的美丽.于是我握住她的双手说,梅,我...我...我喜欢你.她好象受惊似的看着我,答了;恩'就走了.当时,我知道她也对我有那个意思,于是我就开始胡思乱想,并每天晚上都梦见她,和她在一起.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梅是那么的命苦,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爸爸,母女两相依为命,过着清苦的生活.

北京癫痫病可以治愈癫痫病如何才能治好石嘴山惠农区癫痫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