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天外遐想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西部文学

   冬季的蓝天,像一口透明的大锅,倒放在这个城市的上空!我很自然的想到,有一个老人在天外为我们生火;太阳在蓝空之外,像一个巨大的火炉。小时候,我最羡慕老鹰在天上,只需轻轻地扇几下翅膀,就能凭着气流在白云下久久的翱翔。后来,我最喜欢看飞机拖着它的轰鸣声,在比云还要高的天空里,笔直的飞过;有时,飞机后面还会放出一行长长的白云,把整个蓝天都划破了。再后来,我很兴奋的从电视上看到火箭飞出了美丽的天空,却进入一个漆黑一片的世界!那里没有光,没有生命,没有一切,那里仿佛一片死寂,那里的空间,能让我在幻想时,也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从农村来到城市,走在一条条陌生的大街上,喜欢一个人徘徊,一个人思考。一次一次的在同一地点去了又回,把人来人往的陌生变成了熟悉。 人长大了,但我也不忘记时常抬头看看天空。在城市里看到的蓝天也挺多的,挺美的!只是这里的人并不靠天吃饭,天晴与否与这里的生活似乎无关,在乎它的人已经不多了。面对这个人类用劳动和智慧创造出来的城市,我时常在想,我们正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使用着,像我们使用它们那样。打个比方,假如有个人在三十岁时用劳动为自己修了一套房,后来他活了三十年,使用了这套房三十年,就死了。而这套房却活了无数年,使用了他,以及他几代子孙的生命后,又被国家保护起来,当成了古籍,继续活着,继续使用着人类的劳力,为它维护,使用前来参观的旅客口袋里的钱和时间,为它续命。我们的生命,及一切有生命的众生,仿佛是为了一些无生命的东西的存在而被创造的!我越想越感到好笑,即使我们喝一瓶矿泉水,它也要使用我一块钱的劳力,几分钟的生命,这瓶矿泉水正是凭借消耗了我们的一些能量而活到了现在。我突然意识到,那个天外的老人,正熬着一大锅食材丰富的粥,他使用着地球上所有的生命,还悠闲的在火炉旁边烤着火呢!而我们城市的高楼大厦,无论修得再美,再高,也仿佛只是老人借着我们的手,为他造的一个个装肉的小格子罢了!我们的生命,正被某种操控物欲的轮盘使用着。

   老人,一边用一双来自生命的另一头的筷子,夹出锅里已经熟透的食物,一边把一些新鲜的食材放进锅里开始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老人使用着宇宙中所有的他创造的一切,老人仿佛有无限的寿命,而锅里的生命,虽然短暂,却受着被煮的苦。不过,老人同样不是一个被使用者吗?这口大锅使用着老人,老人既要为它保证有永恒不灭的火,又要为它不断的去天外采集入锅的食材,还要不时的往里面加水,保证锅里的一切不被烧干。原来,造物主也是一个被使用者,或许他也可以不必那么累的?或许他创造生命的初衷,并不是要造一个巨大的烹饪盛宴?“既然赋予了生命,就应该为生命找一条幸福的出路。”老人在火炉旁这样苦苦的思考着。

   被老人丢进锅里的那些食材,无论是蔬菜,粮食,还是鸟兽,我想最初它们在天外应当是无比自由和快乐的!苦难的灵魂啊!难道只是因为造物主肚子饿了,就把我们扔进锅里煮的吗?还是因为,我们不小心沾染了贪婪,我们日益肥胖,我们的翅膀再也载不起我们充满欲望的身体?或许我们是自己来到世间的,世间并非地狱,我们的灵魂是先堕入了地狱,然后只有借着世间的蒸煮和洗练,才能回到天堂。也许我们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任欲望在我们身体里生长,甚至长进灵魂里,等到我们死后,让老人一口把我们的肉,连同油腻的灵魂也一起吃掉。一种是克制欲望,竟可能的给自己的心灵培养一双能飞的翅膀,等到我们死后,我们的肉任他去吃,我们的灵魂因轻盈而可以再次飞翔!

   鹰使用翅膀,搏击长空,明知道飞不出天的浩瀚,却向往着,更高更远。人使用飞机,飞上了蓝天,使用飞船飞出了地球,明知道飞不出天地间这口巨大的锅,却一定要为自己找到另一片乐园。人类使用智慧,和双手创造了社会里的一切,人类却迷失在了自己一手创造的世界里,因为人类也是一个被使用者。这种使用,无关于善良与邪恶。这种使用的双重铁律,唯有心灵的觉醒才能看破!我们终究要为自己的生命找一个归属,当我们坚定地使用心灵去追求真,善,美时,这条使用之路,必将通向天堂!天堂因我们向往的不灭,而永远活在天外。心灵的奉献,则是一条可以冲破蓝天,铺在黑暗空间里的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北京那里治癫痫病好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排名河南省著名的母猪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