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青神,青春回忆_1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西部文学
一   元旦放假一天,我去青神找老婆何英,我的家虽然在河坝子的小镇上,可是她在青神租了房子,住在县城里陪娃儿读书,我到青神后,我们在青衣广场坐了会儿,青衣广场修竹成荫,竹林里有供人休息时坐的椅子,非常优雅宁静,广场正中有蚕丛氏青衣的雕像,雕像的右手握拳食指伸直,给人有护佑亲切的感觉,我们在有介绍“红色西山”的阅报栏前坐了会儿,何英拿了七八个椪柑给我,我说:“天这么冷,吃什么桔子呀?”   何英说:“你带到厂里去,想吃就吃。”   她还拿出一小包腊肉、香肠,说:“今年闹过猪瘟,肉挺贵的,腊肉做得少,你拿去尝尝。”   坐了一会儿,近中午12点了,我们便去青神汽车站旁的竹乡情缘饭店吃饭,她点了一份四川人都很爱吃的回锅肉、一份红烧排骨、一碗豆花。对于回锅肉,印象最深的是刘德一饰演的电视剧《傻儿司令》里的回锅肉情结了,傻儿司令最爱吃回锅肉了,在行军打仗中最奢望的就是吃顿回锅肉,一次在和日军交火打得异常激烈之时,傻儿司令也不忘让炊事员支起锅煮着回锅肉,结果煮回锅肉的锅被日军的炮弹炸飞了,肉也没了,傻儿司令说:“哦呵,这下子吃个铲铲!”   何英说:“你在厂里吃伙食团,伙食不好,你就多吃肉。”之后把肉尽数夹给我。   吃了饭,何英回住的出租屋去了,我要打印三份我们三苏文学社的聘书,就去街上转找打印店。      二   之前在眉山,我就心想着趁元旦假期去打印,然后邮出去,我下车后兴冲冲地去之前常去打印的店图文印社,店里只有一个姑娘,灯也没怎么开,店里挺暗的,当我拿出空白聘书时,她幽幽地说打印不了,打印机坏了,我扫兴极了,我只好又去找,之后碰到的打印店,要么说打印的人耍假去了,元旦嘛,放假一天,要么说打印聘书,只有一份的,怕弄坏了,不敢打印,我一咬牙,去三苏雕像那儿找,那儿有一家打印的,不过收费挺贵,打印一张十元钱,贵也要打印呀,但当我去时,店门紧闭,铁将军把关,只好失望地走了,又转到三苏祠找,也没打印的,心想青神是县城,应该有没耍假的打印店吧。   我先到青神高中校区那边去找,虽然这一两年经常到青神,但是哪儿有打印店还真不熟悉,心想青中校那儿应该有打印店吧,但当我去转了一圈,发现没有打印店,就穿过东街,到中岩路找,那儿有个叫半边街的地方,紧挨国土局旁有个打印店,之前我和父亲去国土局办过房屋搬迁补贴的手续,就是在那个打印店打的,但当我去了后,店里只有一个中年男子,他笑嘻了,说打印的耍假去了,今天是元旦嘛,难得放假一天,找不到打印的,那聘书我是真想用手写了,不过没走几步,我看到了一个卖办公文具的店,叫中岩办公用具,店面挺大的,宽敞明亮,摆满了办公用品,我试着进去问了一下有打印没有,还好,店里在打印,于是我把聘书打印好,然后去邮局邮,心想元旦了,快递的人也应该耍假了吧。   办完邮递手续,我便去找理发店理发,走到西门口,看到一家理发店店面比较简朴,店里装饰豪华的我可理不起,我去店里理发,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正在理,理了发之后把头甩得象拨浪鼓,还不是一般的自恋呀,这让我想起在九十年代初,我在青神职高读工艺美班,那时也挺时髦,把头发剪过偏山,因为头发白过,所以也染过发,还烫过发,那时的街上,充斥着费翔的歌《冬天里的一把火》、《恋曲1990》,很带劲的,有时我们去卖电视机的展厅看MV,那时看着那Mv画面很时尚新奇的。现在没那心思把头发刻意修整了,只要把头发剪断就行。还有一个挺脱节的事,我坐在店里等着理发,理发的小伙子带小男孩去隔壁房间洗头了,当他回到门口充着我“嗯啊”时,我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他第二次充着我“嗯啊”时,旁边一大姐说是叫我去洗头了,这还真是代沟了。      三   理发的小伙子挺仔细,把头发一点一点地剪,不像大街上的理发摊子,把头发一股脑儿地剪断,然后才修整,速度之快,小伙子是一边剪一边凝神审视,数次蹲身把他的头与我的头平行着看,像是在做艺术品。   理完发我去汽车站,看见一对男女生提了个大的行李箱进了一条小巷子,心想她们是要去眉山读书的,也是去车站乘车的吧,我马上跟着进去,男生瘦高白皙,像偶像剧中的男主角。女生长发披肩,一笑就弯腰的那种,两个人不时侧脸说笑,那面貌相似度90%,是很有可能发展成情侣的,男生没带手机,用女生的玩,女生不时用小粉拳敲打男生的肩,女生用非常流行的话说:“你想多了。”还说让男生给她买东西,男生不答应,女生说:“是我出钱,你去买了放我书包里,你帮我拿。”男生说:“这还差不多,你就说让我帮你拿就好了嘛。”女生笑着用食指戳男生的肩,说:“孺子可教也。”这让我想起在职中校读书的情景,和戚丽萍挺熟,她长得灵巧漂亮,走路一蹦一跳的,像个小鹿子,柳眉如画,瓜子脸儿白皙里透着粉红,一笑脸上就会出现两个深狭的酒窝,一次她扫地,叫我帮她扫,我答应着想溜,她飞快地跑来拦着我,排开双臂上下抖动,像是要展翅欲飞的白鹤,一次她也用小粉拳打一男生的背,痛得一边揉手一边呲牙裂嘴地叫:“背好硬哦。”她还是一个不安份的小辣椒,和男生杨华打架,还要借美工刀去杀人,老师把她父亲找来,她父亲撇下一句话:“我早就不管她了。”不过当我出400元钱去乐山师专做美术系考前培训时,她还是很惊讶和不舍地说:“四百元钱哦!”   出了小巷子,那是一个很高大气派的学校,校名叫青神中职校,原来我读过的青神职中从东街搬到这儿来了,在东街时,学校只有一栋教学楼、一栋住宿楼,学校伙食团是在一片小青瓦房里,如今这职中校是由很多栋楼组成,看上去高楼林立。学校外面是成艺青年广场,是一个大型商用楼。广场前边是竹艺大道。      四   我顺着竹艺大道走,直到看到一个路牌,我才发现我走错了,是朝南城的竹艺城走去了,和去汽车站那是背道而驰了,我马上转身往回走,经过竹艺青年广场前边,没多久又看到一个路牌,指向是朝中岩寺走,我简直走晕了,心想还是走过去吧,先进城找好方向才行,在二十多年前我在青神职高读书时,每天早上沿着老城墙从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口跑一圈,因为学的是工艺美术,所以经常背了画板在城郊写生,画竹林和农家小青瓦房,有一次还和同学曾德军去中岩寺写生,画唤鱼池里苏东坡和王弗的塑像,那时每到星期天晚上,我就和曾德军相约去青神东街的电影院旁的录像馆看录像,如今青神电影院改成了联华超市,看的录像印象最深的是《铁血大旗门》、《一颗红豆》,那时在西街上还有一个电影院,在电影院旁都有录像馆,有一次为了看录像,我们两个人把身上的钱都掏空了才一角两角地凑起买票的钱,那时常到图书馆转,即使不买书也要把书翻来看看,有一次还用笔抄,售货员不高兴了,说不买书只看书,还用笔抄,我一直听说有人到图书馆看书什么的,怎么我看就不行呀,售货员来夺书,我一屁股坐到柜台上,把书藏在背后,另一个售货员说算了,等我看,那个售货员才罢了,每到端午节、国庆节图书馆会处理一批旧书,我可是乐此不疲,有时班主任陈斌老师还鼓励我们去图书馆买旧书。   我很小就常到青神玩,我外婆家在白果的穆家埂,离县城只有几里的路程,那时进城要在白果渡乘渡船,白果渡河两边各有一棵高大无比的黄桷树,树冠很大,层层叠叠、遮荫蔽日,刚开始是船工用长竹杆撑船,竹杆下边套有铁筒,那竹竿戳到河底的石头时,会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在冬天早上,乘船时会看到河面升腾着白茫茫的水雾,还听说有次在白果渡拍过电影,讲解放军和国民党军激战强攻过河,不过解放军解放青神时,真的和国民党军在白果渡大战,国民党军打败了就往瓮家山上跑,解放军去追,在过河时发生激战,河滩上倒满了尸体,解放军在河滩上挖了几个大坑,把尸体抬来埋了,并安抚惊惶失措的百姓。后来渡船改为机动船,当修好大桥之后,白果渡也就冷落荒芜了。   有一次和父亲在县城过夜,是住在万麻子老表的宿舍里,他在青神机械厂上班,他还逗我说:“小老表,今晚上没床睡,只好把你挂钉钉儿了。”      五   我曾经对城市充满畏惧,老辈人说在城里,“立要立钱,坐要坐钱,喝水都要钱”,不像农村粮食和小菜都是自家种的,那时去县城,那怕不吃不喝都要出船钱,在六几年,城里人日子艰难,有人把小孩送到农村亲戚家过日子,等城里缓得过气儿了,再把孩子接到城里去。邻居刘俊伦当过兵,在城里有个战友,一次战友叫他去城里做客,急人的是城里人太讲究了,很秀气,做一盘子菜一筷子就夹光了,吃饭吧饭碗像酒杯,一口刨一碗,主人家还只吃个小半碗就下桌了,做客人的也不好再吃,尤其是下午6点过就吃晚饭,农村是晚上八九点钟才吃的,晚饭后战友一家逛街去了,他就守在战友家没出去,结果晚上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一晚上饿来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就告别了战友,上街买早餐吃,吃了早餐就跑回家了,对城里的生活太不习惯了,刘俊伦不久又请战友到乡下做客,杀鸡炖膀(又叫东坡肘子)的,弄了一大桌子吃,酒是一碗一碗地喝,吃饭是一大碗一大碗地舀来敞开肚子吃,让战友大开了眼界,之后战友再请刘俊伦去城里玩,就大方多了。   想我第一次单独进城,是去职中校报到,晚饭时间没敢去饭馆吃饭,就买了三根黄瓜吃,在职中校期间,发现城里人的收入是比农村人高的多呀。   有一次学校组织去游三苏祠,集体参观之后就自由活动,我独自在三苏祠外的大街上走,很惶恐不安,简直像被无数人追打的老鼠,恰巧有个小伙子骑自行车从对面过来,因为慌张,他龙头往左打,我往左闪,他龙头往右打,我往右闪,连闪几次,小伙子把自行车龙头搬过来搬过去,结果他一慌神叭的一声连人带自行车摔到地上了,我更加怕了,噗溜一下子慌不择路的跑掉了。   还有说起进城闹大笑话的,有个乡下小伙去当兵,该熄灯睡觉了,他用嘴对着电灯“呼呀呼”地一个劲儿地猛吹,想把电灯吹熄,旁边有人看了,拉了电灯开关把灯灭了,有一次小侄子进城,看到路灯亮了,就活蹦乱跳地对着嫂子一个劲儿地欢叫:“妈妈,妈妈!月亮出来了,月亮出来了。”嫂子吓得一脸惊惶,心急火焚地去捂小侄子的嘴,怕让人听见了会嘲笑。   不过,曾经很抵触城市的农村人,如今一个个往城里钻,在城里打工,在城里买房子安家。      六   在职中校毕业时,心想天天进城,又那么近,会经常去的,哪知毕业后外出打工,对青神县城久违了那么多年,当中有几次去青神找事做,一次是去张仲安的翠微公司应聘,不过没应聘上,一次去南城一机械厂学铸造,天又热还端起铁水跑吃不消,一次去帮人种菌子,觉得杂事琐碎就放弃了,一次在东门口修城市基础设施,一个工友的脚又被砸伤停了工,直到娃儿在青神读书,老婆也到青神陪娃儿,我才隔三差五地去青神县城了。   别看青神这些年越来越国际化了,什么竹博会呀、椪柑节呀、端午划龙船呀……热热闹闹,可是青神还有自己的小习惯,这几年初到青神,手里拿了垃圾找不到垃圾桶,但是几乎每个门市的门口都放了个纸箱子放垃圾,我刚开始不知道呀,看到一个门市门口有个铁桶,就去甩垃圾,结果那垃圾直接掉地上了,我这才发现铁桶没底,是门市焊来卖的,我马上三步并作两步跑开了,老婆何英又到眉山城,拿了垃圾四处看,我问她找什么?她说怎么看不到纸箱呀,我刚开始一阵纳闷,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她要找放垃圾的纸箱,真有点乡巴佬进城。   在92年四月,我去乐山师专美术系培训,一大早去青神老汽车站乘车,那时的汽车站挺简陋的,房子陈旧,墙壁发黑,灯光灰暗,等车要在车站门口等,后来在老车站旁修了一个新汽车站,到2000年搬到现在竹艺大道口的新汽车站了。   在九几年,青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简陋陈旧的小青瓦房改成了一式的两层楼的楼房,坑坑洼注的街道修得平整又开阔,城市面积几乎扩展了一倍之多,新修了中岩广场、青衣广场、竹艺大道、锦绣大道和机械大道,建起了机械工业园区,我学过的青神竹编享誉国际,从业人员达三万多人,很多外国人还慕名前来学习,在成乐高铁建成后还专门设了个青神站,青神竹编和椪柑享誉中外,有人把青神的变化写成了一本书叫《青神,春天的方阵》。   我走了几步之后,才发现走对了,是朝青神汽车站的地方走的,我的心一下子豁然开朗了,青神,那怕你再怎么变,我的心里都有深深的印象,不会迷路来找不着方向。      ——2019年1月1日于四川省青神县河坝子镇东山商贸新城   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西安有哪些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疾病怎么治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