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童年记趣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我记得我小时候,父母只是一味的担心我吃不饱,千叮咛万嘱咐,吃饭的时候别管好吃不好吃,只管往嘴里扒,把肚子吃的滚圆才好。   现在,我看我的儿子吃饭,却时时提醒他要少吃,如果看到他狼吞虎咽那些油腻的肥肉荤菜,就会呵斥他说:“你看你现在都胖成猪了,还吃那么多!”   那小子头都不抬,说:“我是小胖猪,那你不是大胖猪?”   我就吓唬他说:“少给我犟嘴,你将来有多胖,我就给你找多胖的媳妇。”   他一脸的不以为然,我的内心就会生出深深的忧虑来,像滋味十足的酱香牛肉,五味俱全,真担心这小子将来会是像我一样的胖子。   现在的孩子们是幸福的,衣食无忧。橱柜里五彩缤纷的美食应有尽有,似乎都对他们产生不了多大的吸引力。但是,我小时候,在村头的小卖部里,那一毛钱的冰棍和三毛钱的方便面,就有足够的诱惑力,更别说五毛钱的汽水和八毛钱的饼干了;还有那黄色的、颗粒感十足的沙梨罐头,我仿佛隔着柜台都能闻到酸酸甜甜的味道,那种渴望吃到嘴里的欲望会让我牙呷发酸,从而感觉饥肠辘辘。直到现在我都固执地认为,我后来的胡吃海喝,是对小时候偷瞟别人吃好吃的时候吃不到,只能闻着香味吞咽谗涎的一种本能的疯狂报复。   哦!我的童年,我的小伙伴。因为吃,一切都鲜活起来……   老家的院子里原来有棵苹果树,枝叶繁茂,如伞如盖,高出屋檐很多。风水先生说院内有木,为“困”,不好,但是父母却不舍得砍掉。每年收获的果子,酸甜爽口,我会在小朋友中间,把一颗苹果吃的神采飞扬,一口咬下去,伴随着清脆的声响,牙齿切入果肉,果汁就流进嘴里,瞬间会让我觉得非常幸福,也让别的小朋友非常羡慕。   我会把兜里的苹果分给邻居郭四,虽然他只比我大两岁,可是他却对整个村子的物产都了如指掌,谁家的桃子甜?谁家的梨子酸?谁家地里的香瓜再过几天就可以偷摘?谁家院子里的葡萄什么时候无人照看?他还知道哪片野坡上有什么野果,哪条山溪里能捉到肥美的鱼蟹。他会带着我漫山遍野地跑,我俩像两只快乐的小鸟,追寻着大自然的味道。   芳香的瓜果带来的不止是甜蜜,还有灾难。   在农家院里,我见过廋小的郭四被郭老伯夹在腰间,边骂边狠命地扇,他滚圆紧绷的屁股上登时掌印杂乱。郭四的嚎叫声震天动地,惊跑了厨房里偷食的老猫,那情景让我目瞪口呆。   过后,我胆战心惊地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出了村,在村头的大槐树下,郭四脱下褂褂,露出历历可数的肋骨,指着胳膊上的红印说:“妈的,死老头手劲真大!”   “哥,咋办?”我嗫嚅着问。   “妈的,君子报仇,非十年不是好汉……也不晚。”他学着电视上英雄好汉的样子,把单薄的胸脯拍的“砰、砰”响,豪气冲天地说,“大不了碗口一般的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问他:“什么碗口一般的疤?”   他挠挠头,歪着脖子说:“就是,那个,好汉什么嘛……算了,不说了。对了,我带你去逮螃蟹吧!”   后山沟的小溪流从两山夹沟的半山腰流出,到山底的大河只有区区三四公里,因为落差大,没有鱼虾,却有瓶盖大小的溪蟹。翻开浅水里的石块就可以发现它们的踪影,水草里也有,伸手可捉,完全不必害怕被这些六脚两钳的小家伙夹伤。回家后用清水一冲,直接倒入沸油中炸成金黄色,出锅后,这些横行霸道的小家伙们还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撒上些盐巴,在嘴里嚼的“咯嘣,咯嘣”直响,味道好极了。   我俩又顺着蜿蜒的山路,一头扎进了山高林密的后山沟里。   郭四能吃,会吃,也敢吃。瘆人的草蛇在他眼里不过是一根草绳,徒手捉来,一抖,吊在树上,剥皮,取胆,生吞,蛇肉剁截,清洗,熬汤,环形的蛇骨还被他串成手链戴在手腕上,像是出征归来的勇士缴获的战利品。只要是能入口的,郭四从不拒绝,敢于尝吃。牛粪坨下的铁甲士,照样被他剥了背上的硬壳,把小指头蛋大小的软肉串成串,火烤。他说牛屎蚌的肉要比夏蝉的好吃,有一股牛肉的味道。   有一次,他吃了火烤泥巴裹着的麻雀肉,又去花生地里刨花生,吃坏了肚子,解手后,捋一把花生叶,却被叶子背后的八角虫蛰到了命根子,嘿嘿,那家伙,肿胀的像蜡烛;那酸爽,肯定无与伦比。连着好几天,我都看见他哭丧着脸,眼泪汪汪的。   在村里,凡是需要花钱的食物均不宜得到。孩子们在田野里撒野,大人们总担心遇到绝地险境,或者毒虫猛兽,仔细想想,我们无非就是想吃点不寻常的食物,打打牙祭而已。秋天过后,食物少了,我们也上学了,郭四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个空的易拉罐,他研究一番后,在靠近顶部的侧面开了一个洞,这个别人喝过扔掉的易拉罐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简易的烹饪神器。   这个神器好!第一,自带煎锅。把易拉罐倒立,底部光滑的凹面就是了。第二,防风。在大通铺的宿舍里,夜里的风或从四面八方来,但是,蜡烛总能在罐子里稳稳地燃烧。第三,隐蔽性好,这是最关键的。在黑暗中,只要遮住从洞里跑出来的那点亮光,老师们是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的。   我印象中,这个神器只用过三次,就被香味吸引过来的老师发现了。这还要怪郭四,前两次煎的是薄馍片,那次他居然要煎肉!那香味在清冷旷阔的夜空里飘散,丝丝缕缕,就像连绵不断的细线,直接牵引着隔壁的老师一路寻来,早早的就站立在宿舍外面的窗檐下静静的等候了。   在一片漆黑里,三四个小脑袋伸的长长的,围成个圈,听着肉粒在高温下“滋滋”地响,无不吞咽着口水。郭四爬在被窝里,从罐子的洞口透出的微黄烛光,照在他骄傲的脸上,时明时暗。他用筷子把小肉粒翻来覆去的煎,三个方便面的袋子,一个装着一小坨猪油,一个装着盐和辣椒粉的调料,一个装着十几块切的小小的肉粒。我吃了三粒就没了,满嘴喷香,我细细的嚼着,舍不得咽下。有人也觉得余味犹尽,就提议说还有点馍片也煎了吧。   郭四一骨碌坐起来,收拾了东西,说:“不弄了,不弄了,猪油快没了。”   “真香,真好吃。”有人说:“我明天弄一块猪油来。”   有人附和着说:“我带馍片来。”   郭四长舒一口气,缓缓地说:“现在要是有烟抽,该多好呀。”   “郭四,来来来,我口袋里有烟,你抽不抽?”冷不丁,那老师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紧接着,宿舍的木门“哗啦”一声被推开。   我们几个被罚站在操场上。   “这是谁弄的罐子?”   “郭四。”   “谁出的主意?”   “郭四。”   “谁带的吃的?”   “郭四!”   “嘿嘿,小子,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别人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天天给你们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你还敢这样!着火了怎么办?烧着房子了怎么办?烧着人了怎么办?”   在这凉如水的夜里,不知道郭四被罚站到几点。反正,我是钻进被窝很快就睡着了。 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效果最好山东专业看癫痫癫痫病如何治效果好武汉治疗癫痫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