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文缘】市场管理员老吴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小说
小于招工到了这个公社供销社,一个萝卜顶一个坑,单位马上派他接手收购部。原来办公室的退休了,收购部老李能说会道,就去接干办公室。老李见小于畏畏缩缩,就说:“别怕,胆子放大些,裤子扯下些,一个直爬路,这都是一些有单价的东西,会看称就行了,会算账就行了,会写字开票就行了。收蛇,你过了称,让卖蛇的给你放进笼子。于是就天天干他的本职工作。果然没有什么了不起,那些破铜烂铁、布巾子、烂胶鞋……,你不怕脏就搞得好。谁比在农村拌屎尿还脏呢,自然不成问题。那个乌龟,好办;斑鸡,好办,莫抓尾巴,一抓尾巴毛百分之百掉尾巴毛。掉尾巴毛了,交出去就掉几个等级。那个蛇,在农村还亲手抓过两次,也难不倒的。毒蛇,特别是扇头风(眼镜蛇),还是有些怕人,你向他看,它向你喷毒汁,就让卖货人装笼子。收了卖货人的东西,算盘打得拢来,那些加减乘除的东西,小学都学了的,稍微温习就不会出错。开出票,就没有什么了。不过现金的手。让拿着票去南货柜去拿钱。每月做报表,各个品名库存多少加收进多少,减去调去东西,就知道是正好保本还是亏本。怪不得许多营业员小学六年级都没有读完,也在供销社玩得滴溜溜转,搞得滚瓜烂熟。有的字不会,例如牙膏的膏字写不拢来,牙膏皮就写成牙交皮。无伤大雅,该当先进还当先进。小于马上喜欢上这个工作。   却是岁月不饶人,小于的年纪已经过了晚婚的二十五岁标准到了二十六岁了,对象还不知道在哪里,供销社没有适合的,没有年纪对打的。有也不行,两年学徒期间不准恋爱。过两年就是二十八岁,二十八岁再谈,就要三十岁或者三十岁以上结婚了。我们不知道小于心里怎么想,我们只知道小于没有事情的时候喜欢对外面望。好像一望就望来了女朋友。   这当然不合实际。该来的没有来,不该来的来了。   这是一个男的,是一个非常打眼的男的,全公社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他可能认识小于,小于却不认得他。小于缺乏社交能力,不是工作需要,不是年龄相当,不会主动交朋友。他还没有一个女朋友,来不及交友。异性相吸,似乎对他例外,他比旧社会的人,比神话传说的董永还害羞,话没有说脸先红了。   交男同志为友,他要习惯志趣性格相同的。这个美男子应该到了三十岁,那些是不是相同,他一无所知。小于天天看见他在公社场上这一带晃来晃去。感到奇怪,这么一个稍长个大的大块头,是农村的一个好劳力,不搞劳动蓄一身膘干什么呢?人人都在大干快上,谁批准游四五荡呢?啊,看他的样子不是农民,穿得齐齐整整。那他是个什么人呢?可以说,当一个运动员合适,看那个势口,无论举重,足球,篮球,都应该是好家伙,只是年龄稍微过了一点。他是不是当官的呢?有官体,应该是个官吧。可是没有和公社武汉治小儿癫痫偏方书记一类人鞍前马后走过,不会是格格不入吧。如果是这样,那倒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小于疑虑间,美男子的身份很快揭晓。   那武汉癫痫手术治疗一天赶场日,赶场的塞满场上每一个空处,美男子出现了。马上引起场上人群一阵骚动,那些提鸡蛋的,提鸡的,提油的,挑糠的,挑辣椒的……看见美男子来了,大惊失色,好像小偷看见警察一般,马上被赶得鸡飞狗跳。看见的一边跑一边对没有看见的悄悄说:老吴来了。   ”啊,那赶麻利跑,找个角角躲起来!“那群卖小东西的象地下党忽然消失。小于看见这一幕,才知道美男子姓吴,是公社市场管理员。这时候是一九七五年,正是举国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不许进行自由贸易自由交易。不然,资本主义泛滥可不得了,每个公社都有一名管理人员。小于不由在心里看不起这个姓吴的美男子了:几多事情好搞,你这样堂堂一表凛凛一躯,为什么偏偏干这个欺压小老百姓的事呢。   小于知青下放在农村干过,知道农家过得多么艰难。吃的很差,吃饱饭是个奢望,吃菜没有油水,穿衣补丁上面打补丁,用钱更加困难得不得了。一个生产队,四十岁没有结婚的单身汉不是一二两个。没有钱,让他们失去青春。可是他们体谅国家的难处,不抱怨言。老老实实地在队里劳动。还对这样的人高压,是人吗?   事后小于当然不会真的去打抱不平,也没有问在这次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中老吴有多少斩获老百姓有多少损失。   又到了逢场的时候,美男子老吴所向披靡,不怒自威,是那些小买小卖人的克星。若大一个市场,就他一个喝三吆四。接近中午,老吴押着一个七十岁的老头过来。竟然走入收购部了,小于莫名其妙:老吴要干什么。   小于仔细一看,这个被老吴押着的老头他认识,姓李,是小于下放队里的一个社员。他挑着一担箩筐,箩筐里装有七八十斤红艳艳的辣椒。小于知道这个丘陵地带很适合长辣椒,外面坪上的人往往到这里买,又好又便宜。   老吴对小于说:”这是个二道贩子,这担辣椒给予没收。东西放你这里,你给看好保管。“又对老头说,你赶快离开,马上回去。不然到公社里关起来。”李老头战战兢兢走后,老吴继续进行他的工陕西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啊作也走出了收购部。   小于想:这些辣椒要十几块钱(一角八分钱一斤),几个月的工分才能买这担辣椒。猜想李老头买去,不一定是卖,说不定是几户分了剁腌辣椒的。他们的生活习惯小于知道。   李老头年轻的时候是个大力士,曾经和地主打赌,他伏下身体,只靠两只腿把四百斤的稻滚(制作成巨型圆石为主体的辗稻工具)夹起来悬空,赢得地主十斤猪油。当然小于没有亲眼见证,队里人都是这么说道。可行性应该很高,从队里到这里,有四十里,走回去,就有八十里,七十岁走八十里,并且回去要挑担子。今天在老吴这里,却是猫儿戏老鼠。真是一物降一物。   小于想道,李老头不会跑吧,如果来了,我来演出捉放曹,让他挑了跑掉。不管是李老头或者别的不认得的人,小于都会让他跑掉。   李老头果然不猪,一会悄悄来了。小于说,赶快挑起跑。我也不好留你吃中饭。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块钱,李老头不受。小于说不要推推拉拉,赶快走,到十里外的地方有东西吃,随便买两碗饺子吃算了。   李老头走了,小于忧上心头,怎么向老吴交代呢?可是,老吴并没有来,散场了也没有来,不可能不记得……      共 23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