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那扇虚掩的门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业界精英

  于丹曾在文章里讲过:“我总是在清明时节,自觉不自觉地想起很多东西,有时候是 一个人,有时候是一个名字,有时候是一段细节,有的时候甚至是一个电话号码,或是清晰而遥远的一首歌的旋律。”而我也总会在这一年一度的清明节里,想起一个人——我的外祖母。  外祖母从小就很疼我。小时候, 父亲在外工作, 母亲也常常加班,所以一直由外祖母照顾我。  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外祖母总是牵着我稚嫩的小手慢慢地走回 家。刚开始,我的这双小脚丫根本就跟不上外祖母的步伐,外祖母总是要停下来等我。  我的步伐随着 时间的流逝越跨越大,越走越快,而外祖母的步伐却越跨越小,越走越慢。  我渐渐 长大,上了小学。因为 学校离家十分近,母亲不再让外祖母去接我。所以外祖母不再在校门口等我,可她依旧算准时间把家门打开等我回来,每当我推开那扇虚掩的门,外祖母就迎上来,笑盈盈地接过我手中的东西,无比满意地关上门。  即便父亲在外工作,母亲加班,但是有外祖母的 日子里,我心中总会觉得十分的踏实、 温暖。  一个平常的星期五早晨,好 朋友邀请我晚上去参加她的 生日会,母亲嘱咐我小心,并将家门钥匙塞在我的背包里。我告诉外祖母,晚上不要等我,我会用钥匙开门。外祖母听后,犹豫了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记得小心点!”  那天晚上我们玩到了十点多钟,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朋友的家。  我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掏出钥匙。当我准备开门时才发现,门还是虚掩着。我推开那扇门,依旧是外祖母首先映入眼帘。只见外祖母疲惫地伏在门边的小桌子上,眼睛眯成一条缝。见到我,她立即起身,习惯xing地接过我手中的东西,关上门:“回来了就好!”她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笑容使她的皱纹更加明显,如沟壑一般,每一条沟壑里都深藏着,她对我的牵挂。  我一点点地长大,外祖母的shenti也越来越弱。  那个寒冷的 冬天,我读三年级。当时正在上语文课,突然语文 老师的 手机响了,老师听完电话后,走下讲台,径直地来到我的身边,轻轻地说:“ 孩子,你的 父母在楼下等你,听说外祖母摔了一跤,情况不太好。”我胡乱地收拾一下书包,冲下楼,看着父母一脸的忧愁,我也没再多问。   当我们到达医院时,外祖母已经仙逝了。我扑到外祖母身边,大喊着,但是她再也没有醒来,再也没有一点儿反应。哭声,在整个医院里回荡。  回到家,推开那扇门,外祖母常坐的那个位置上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人在我推开那扇门时迎过来,接过我手中的东西,想到这,我瞬间泪如 雨下。  清明时节,我再次想起了外祖母那慈祥的面容,想起了那扇虚掩的门,想起了那份难以忘怀的爱。

主治儿童癫痫医院有哪几家昆明市癫痫病哪家好癫痫病的预防和治疗方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