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蚕豆花儿开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业界精英
   去年的孟夏时分,一个闷热的下午,我下班后匆匆忙忙地走进了菜市场,一眼就看到很多人在一个摊位前争抢着那些体胖个大的蚕豆角。对于蚕豆虽然已经是它昨日黄花的日子,但它那饱满的样子,还是让我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狠狠地买了五斤。   由于经验不足,回家剥皮时才发现,其中有十几只豆角的肤色已经变成了黑褐色,而且其重量也明显比其它的轻了许多,当我把豆子剥出来时,才发现那些蚕豆已经硬邦邦的了,别说炒着吃,就是煮着吃,也是望而生畏的事,所以,只能够将鸡肋般的它们放在阳台的一角。只几天的功夫,当我再次留神它们时,它们已经变成了黛绿色的饰品一般,恰似那和田玉与缅甸翡翠的婚生之物,既具有润透的外观,又具有夺目的色泽光度,把玩了多时,我才重新将它们放在那个角落。   秋露送走夏雨后,霜,自然而然地要接踵而来,在人们还在咀嚼江南那晚至的枫叶红韵、黄菊之味时,烟雨江南的冬雪轻轻地飘来了,在满目青绿中跳起了华尔兹。雪,是北国的女儿,少不了会憧憬人间天堂的神韵,飞过长江的雪怀着羞涩之情,在江南的上空轻歌曼舞了一会后,来不及谢幕,就入相北国。   当雪顾盼江南风采时,我也阳台上欣赏她的舞姿。由于阳台的窗玻一直敞开的,雪也没有忘记走进我家的阳台,在阳台上留下了她的足迹。当我回过神来时发现,雪已经将那一直静呆一隅的蚕豆,上了一层面霜。当我看到雪中的蚕豆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随手将那些蚕豆装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第二天,雪停了,阳光再次以自己那暖意勾兑着江南的冬天的气温。冬天,特别是冬天那午后阳光,无论是谁,好像特别地青睐它,就连冰冻的土地也敞开了胸怀,变得疏松,显得丰满。   当我惬意地将手插进口袋时,碰到了那些蚕豆,于是我拿起清洁工用的一把铲刀,走进了绿化带,将蚕豆埋进了瘦了许多的绿色的草坪的空挡中。没有想到的是,如此寒冷的季节,种下的蚕豆不到十天的时间,居然顶破厚厚的土层,冒着晨霜,冒出肥嫩的嫩黄的豆荚,光着身体的它,让我深深地感到内疚,不该在冰天动地的时候将它种植。可,蚕豆却以顽强的生命力,在以后几天里,不知不觉的长出了对称的二片灰绿色的叶子,使得本被抛弃的生命得以延续。   因为我种植得过迟,一个冬天就是那二片灰绿的叶子和短短的不到二公分的灰绿色茎,而那二片叶子又各有二瓣叶羽,对称地时而平铺,时而斜竖着,恰似二只灰绿色的蝶,静谧地栖息在那里……   2015年的春节,好多人都叫它为“双春”,即立春和春节同在一个月。春节一过,几场江南烟雨将水乡泽国温暖了起来。结束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假期后,当我再次走进公司时,发现那些蚕豆长高了许多,居然长到了将近六十公分的高度,不言不语地氤氲着灰绿色,似一团团灰绿色的雾,与那翠绿色的草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十分悦目。当我再次走近它们时,发现好多蚕豆的叶面下,在它们叶茎与主杆的交汇处,大多对生着二个花蕾,粉白的外观还有着一道道浅红的脉纹,给我送来了一缕缕惊喜:蚕豆开花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些蚕豆次第地不断孕蕾开花,给数年没有蜂飞蝶舞的净绿色的草坪带来了蜂蝶之恋,似一个个音符灵动了新绿的草坪,也不经意间使得草坪增加了高度。   也许,那一旦入土就拼命生长的蚕豆,就是为了这季花开。不知道它们在短时间内吸取了多少大地以及日月、霜雪、雨露的精华,才拥有如此的花色和韵味,不断散发着独特的芬芳,而且它们的花朵如同芝麻开花一般,节节升高,从第一对花蕾绽放,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蚕豆的不断升高的茎腋上都有成双成对的花朵绽放,好像有着散发不尽的馨香。   蚕豆的主茎,粗壮而直立,四棱体型,中空而外表无毛,它的叶片往往是偶数羽状复叶,但在它孕蕾开花前,总有一对叶片是奇数的。我注意观察过,蚕豆初生的复叶一般是二片叶羽,接着生长的也是二片,只有到了即将孕蕾时,它会生长出奇数的三片叶羽,呈现“品”字状分布,一般也就是二道三对后,就会生长出四片的偶数叶羽,而一旦生长出四片复叶时,它们的茎腋上就孕育出花蕾。   蚕豆的根茎较粗,呈现暗紫或者暗红的色彩。其主根较短,而侧须却旺盛,它们的根须上生长出许多粉红色的瘤子,聚集的瘤子中如同大豆根须下的瘤子一般,内部藏着许多生物氮,具有肥沃土壤的作用,为下茬的庄稼准备了生长的必要条件。   蚕豆是一种从洪荒时代走来的豆类植物。据考,至今也有六千五百多年的历史,它原生长在地中海周边的国家,似一个生长在闺阁的窈窕淑女。直到西汉年间,为了联合大月氏共同抗击匈奴,朝廷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历经千辛万苦,即使两度被俘,还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出发时一百多人的队伍,历时十三年,回归汉土只剩下了张骞叔侄二人),将许多西域的植物种子带回了大汉王国。其中,就有蚕豆这位新娘。所以说,张骞出使西域,在开通丝绸之路使得汉文明传到西域的同时,也将西域许多物种输入到了中原,是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行程。正是蚕豆与众不同的来历,所以它还拥有好多名字,诸如:南豆、胡豆、竖豆、佛豆等等。   在我种植的那些蚕豆中,虽然花的形状基本一致,但它的花色却有两种,一种是白色,上萼花瓣从根蒂呈现放射状的黑色射线,而下萼花瓣似蝶翼静闭,其上各有一枚小指甲大小的黑色版块,两朵并腋的花咋看就是一只白蝶在展翅欲飞。而另一种花色则是粉红色的,而那放射状的射线是紫色的,那斑块也是紫色的,同样具有蝶般神韵。随着气温的升高和茎秆的长高,蚕豆花在次第开过四五个叶腋后,再开放的花蕾,往往是四个一组,节节升高,而又越开越大。它的花朵也是偶数的,最多一腋八朵。   蚕豆的花瓣不同其它花朵,不会像桃红梨白那样,一旦芬芳过后,就会雪般纷飞,花魂坠落,撒下一地忧伤。蚕豆的花瓣在抒发芳菲后,则枯蔫变黑,然后卷缩包覆在幼小的豆角上。随着豆角的不断长大长粗,而它那枯蔫的花瓣,则又一分为二,一端在豆角的根部,而另一半则黏在豆角的梢头,即使在采摘豆角时,好多还不会脱落。这种荫护子嗣的爱心着实让人感动,可以说是一种爱的升华。   如今,那些蚕豆已经长大了许多,一个个如同一条条青绿的蚕,胖乎乎的,肉滚滚地悬挂在叶腋上,十分喜人。也让我脑海飘来泛黄的画面,在我那曾经是一片茅房的老宅前,有一块将近一亩的自留田,东西南三面都被荷塘包围着,塘里多少有一些鱼,也如同落入水里那些岸树的影子一般,杂七杂八的。   由于光种植蔬菜显得有些多余,就被喜欢种植果树的父亲,东一颗苹果、西一株梨子地栽种着一些果树。一旦春风舞动,桃李杏的芬芳未散,接踵而来了柿子、苹果和梨子的花绽蕊吐,就是炎炎盛夏也有石榴花的惊艳和枣树的静雅。这些果树下的土地显然是不能够种植三麦庄稼的,只能够种植那些青绿的蔬菜,而蔬菜大面积种植往往是在秋季,春夏一般不需要那么大面积,就形成了闲置。   土地是农人的宝,心细的父亲是绝不会让它荒废的,于是他每年都会在那些土地里种植上蚕豆,一则可以应付蔬菜的夏枯季节,二则可以利用蚕豆的肥田特性,为秋季的蔬菜准备好肥沃而疏松的土壤,同时也增加了土地的附加值,是一个一举多得的事。   蚕豆的最佳种植时间,在我们当地是每年叶蝶飘零、枫舞红韵的季节,基本上是与小麦同步种植,也具有小麦不怕寒冷的习性。好多地方都有“蚕豆不要粪,白露最适宜”的说法。在那种季节里,叶枯枝秃的天地下,在家门口种植上一些绿意氤氲的蚕豆,让春天的绿色画在冬天的那页素笺上,应该说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记得蚕豆的成熟期是在小麦之前,一般在孟夏时分。而蚕豆有和小麦不同,它是一种既是菜又是粮的植物。特别是那些春荒岁月里,蚕豆如同当时的元麦和大麦一样,曾经成为困难人家的救命稻草,给那些断了炊烟的人家带来了“及时雨”般的接济,保住了即将麦收的动力。   在蚕豆即将走向成熟时,它首先是一份让人足以大快朵颐的菜肴。每逢这个时候,爸妈每天早上就会提着一个用白柳编织而成的一个大大的菜篮子,走进那茂密的蚕豆地,去采摘那些可以和芭蕉相匹敌的蚕豆角,然后再做在门前的那颗香椿树下,将蚕豆角外皮剥去,留下了翡翠雕刻而成般的蚕豆粒子,与白色的菜篮一起形成了一幅静雅的小品佳作。   蚕豆的吃法很多,鲜嫩的蚕豆只要清水洗净,沥去水气,即可爆炒成为一碟就饭下酒的一碟美味。只要是鲜嫩的蚕豆,就可以连皮带肉地一起吃下,是既压饿又解馋的吃法。稍微老了一些蚕豆,可以水煮盐浇香喷,你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待到即将成熟时,硬了皮的蚕豆往往要将豆粒的外皮再次剥去,油炸、闲煮或者放进鱼肉锅里一起红烧都是极佳的享受。喜欢用它下酒的人,则往往直接将胖胖的蚕豆外皮上破开一个口子,然后爆炒再水煮,在起锅后再浇上预先准备好得得蒜泥和调料等,如果再加上一些开洋海米,那就是你梦中也会回味的美食。   蚕豆有一个特性,它是一种边蕾边花又边果边成熟的植物,到了孟夏时分,往往出现四世同茎的情况,为了及时收割,细心的农人往往会在特定的时候,去掐去还在生长的蚕豆的缀满花荚的上稍,一期待它能够在同一个时段成熟。在这段时间里,我记得父亲和母亲往往会加快去采摘蚕豆的速度,不仅要将蚕豆荚上的外皮剥去,还要将蚕豆豆粒上皮扒去,在将它们放置到芦苇编织的席子上去晾晒,留待其它季节里去分享它的特有味道。现在的人们因为有了冰箱,只要将扒去皮蚕豆瓣在开水中一焯,风干水气后就可以冷冻收藏。   尽管爸妈不断加快采摘,到头来,一旦节气一到,蚕豆那四棱的茎就会自动地甩去枯黄的叶子,悬挂起刀币状的黑色豆荚,在孟夏的暖风中演奏起沙沙的旋律,风一吹过,满地升乐,似有万把沙锤在同台演出。   一旦成熟的蚕豆必须及时收割,如果遇上阴天,它就会在潮湿的壳子里发芽腐烂。就是晴天丽日,它也不能够拖延时间,因为一旦它的外壳被晒干,那么豆荚就会爆裂开,那绿莹莹的蚕豆粒就会撒落地面,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看着即将炸开的蚕豆荚,爸妈往往趁着早晨的露水没有干时,用磨成为银月般的镰刀去将豆秸砍倒,并即时地运到家院里的打谷场上去晾晒。到了午饭后,爸爸抡起连枷,去逐一夯打,风干扬净后,留下青绿色的蚕豆在打谷场上,摊晒在一起的蚕豆,宛如一颗颗翡翠一般,悦目赏心。   在那个年代,成熟的蚕豆除了留下一些种子外,一部分会加工成为面粉食用,用它制作出的马赛克大小的豆饼,一旦放到人们经常食用的豆腐汤里,那就会让普通的豆腐汤成为一份享受,既鲜美又喷香。另外一种吃法,更是延续至今也经常看到特别是炎炎盛夏,在好多大街小巷里都可以见到的凉粉,翠玉般的润滑,琥珀般的光泽,再加上那椒红蒜白姜黄的调味品,无疑就是一份小品般的画面,同时也是令人眼见即馋的小吃,就是一些宴席上,也会成为人们的喜爱。特别是由它派生而出的粉皮,则更是亮男倩女们夏日追宠。   提到蚕豆的吃法,不能不提的是有由它加工而成的粉丝,它不仅具有绿豆粉丝般的润滑,也具有土豆粉粉丝的透明感,更具有山芋粉粉丝的不易溶化的特点,还具有一种让人无法忘怀的口味,香,鲜,润,爽。   在乡村,那个时代没有今天的膨化工具,为了解馋,人们只能够将它放在铁锅你去爆炒。这种爆炒出来的蚕豆,虽然硬似铁蛋,可一旦你使劲地将它咬开,则立刻满口喷香,而且经久不散,可越是浓香,越会引起人们特别是青年男女的喜爱。如果要说的具体风味,还真是一个不可言传的感受,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应该这样去说,一旦你遇上并感受到后,你一定会放弃口香糖的选择。   在一代文豪鲁迅的笔下,曾经有一个孔乙己的人物,一出场,就有一个关于他和茴香豆的描写,我想那茴香豆一定是用蚕豆加工而成的,不然不会具有那种诱惑力的,让一个秀才居然丑态百出。当然这种茴香豆的加工方法,也很快地传到了我的家乡,于是这种爆炒类型的蚕豆,曾经一度走上了酒席桌上,成为取代花生米的一碟凉菜。我曾经也注意过这种蚕豆在酒席桌上的风韵,一旦酒过三巡后,就是山珍海味也难抢走蚕豆的投筷率的,好像它具有解酒的功能一般。   走过长江后,发现烟雨江南的人更喜欢食用蚕豆,每当蚕豆荚下市后,江南人像着了魔一般,每天都会去抢购,然后,在工余时间去剥皮扒壳,特别是那些退了休的老人,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剥出的豆粒除了留着当天食用外,勤快的老人们往往将余下的蚕豆放到锅里去沸水煮上一开后,当即冷却装进冰箱,留着其它季节去分享。就是你没有空闲在家吃饭,就是去餐厅也好宾馆也罢,服务员肯定会提醒你去点上一碟时令时鲜的蚕豆。   我也曾经走进江南的乡村,就是在寸土寸金的水乡泽国的土地上,也经常看到一些土地上种植着蚕豆。而且在乡村还流传着一句口头禅:“蚕豆结结,大伙吃吃”,意思是说种植蚕豆不光是为了自己去享受,而是一种为大家种植的行为。事实上也是这样,每逢蚕豆下市时,一方面是主人宁愿自己趟着露水,湿透衣裳,去采摘蚕豆,然后运回家,在喜气洋洋地送给左邻右舍,有的人还会不顾鞍马之劳,驱车进城,送给“鸟笼”中的亲朋好友。另一个方面,一旦蚕豆成熟后,其他人就可以随便去存在一些,主人绝不会与你生气的。   蚕豆是一种草根食品,又是一种营养丰富的食品,在江南,又是一种情感交流的食品,在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人们的一种情感纽带。在我的身边,有几位来自四川的工友,无论谁回家乡,他们都会为共工友们带来一些家乡的土特产,其中无论如何也不会少了那种用蚕豆制作出的酱,加进了野山椒的辣豆酱,无疑是下饭佐餐的一碟美味,四川人喜欢吃,江苏人同样喜爱,鲜,香,辣,独具风味,是让人吃上一口就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美味。   纵观蚕豆的由来和风韵,它不仅是一种外来的植物,具有着不择土壤的习性,无论你将它种植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一方土壤,能够让它生根发芽,它就可以旺盛生长。另外它是豆类植物中一种如同小麦一样,不畏严寒的跨越四季的品种,经历秋风秋霜,也经历过纷飞雪舞,还阅览过春花烂漫,在艾草弥漫城乡时成熟。也许就是因为它经历太多的风风雨雨,阴啨冷暖,才让它凝聚了那与众不同的美味。   站在花飞花舞的蚕豆边,心里期待着自己种植的蚕豆,能够早日成熟,早日让我享受不一样的美味,放飞自己的快乐心情。   武汉哪家专科医院医治作用好?伊春癫痫病要作哪些检查郑州治疗宝宝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武汉治羊癫疯的最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