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墨派】雪中三文溪

来源:云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雪中一条很普通的溪流 入冬以后,纽约上州照例是雪的国度。前两天竟然一夜降下来一呎多的瑞雪,加在前两个月未化的雪上。每一棵树都戴上了厚厚的白帽子。正好是放假在家,就想起这三文溪来。于是拿起了我的非专业傻瓜数码相机,匆匆赶到溪旁。   第一次注意到三文溪纯属偶然。从家到上班的地方有两条小高速。刚开始的时候,靠谷歌地图,老老实实地循34号州线北上。也走过34B。两条路都差不多。走过大片的玉米地,苹果园,在夏秋之际是件惬意的事。后来厌倦了沿高速开车的日子。在地图上寻找,就找到了这条小路,一路南下,经过捷诺,再下一个大坡。三文溪就在路旁的树林里,自北向南,流过印地安田,穿过几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再在拉德娄维尔转一个弯,从东北方向斜斜地流入喀尤佳湖。   尽管是大雪天,路还不算难走。那为垂钓者们预备的停车场上连车辙都没有,有的只是深深的雪。对我这存心寻找安静的人来说,这是再好也不过了。于是,急忙下车,踏着过膝的雪,沿着溪边走去。   溪旁的雪地上,偶尔有几行鹿或是其他的一些快活的生灵们的脚印,斜斜地在灌木丛中穿去。在转弯的地方,溪水是湍急,清澈而晶莹。鱼儿是看不见的。他们正不知在什么稍微温暖的地方越冬呢。隐隐地在岸边的树林里,会听见鸟儿的动静,并看见随之而飘落的积雪。在寒冷的风中,缓缓地落下。   三文溪就这样淌着。因着化雪的缘故,水要比夏秋之时要深一些。铮淙之声,在这雪中不急不徐地发出来。象琵琶,又象扬琴。又仿佛珠落玉盘的声响。几根枯枝斜斜地插在水面上。水中我爱坐的那块石头早以被淹没。只有靠着溪边的树才能勉强辨认出它的位置。也不例外地有冰雪盖着。溪边的野草只剩下枯干的几枝。不远是拉德娄维尔的几户人家。间或会有车走过。马达的声音却很快消失在树林的后面。留下的只有永不间断的水声。   对岸是数十米高的峭壁。峭壁上是依旧昂首的不知名的树,扎根在岩石的缝中,不屈地长着。有白雪积在边上,就是一幅黑白水墨画卷。不知多少年前,一棵不起眼的种子,在一个不起眼的时候,不经意地掉进了一个不起眼的石缝。从此,便因着春雨秋露,日精月华,蓬蓬勃勃地生长起来。他们没有资格抱怨老天的不公,也没有机会慨叹自己的不幸。只能自己努力地生出强劲的根,牢牢地抓住岩石,不屈不挠地活出自己的样式。他们是高傲的。他们也配有这样的高傲。这些不会说话,不会思考的树木,却有着极其顽强的生命。与其相比,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尤其是当今凡事都想依靠他人的年轻一代,实在是差得太远。而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们,也未必好到哪里去。有多少次,我们会让同事多干一些,让家人多做一些,让社会多担当一些。我们自己呢?有多少次,我们口若悬河,拼命鼓动他人捐款捐物,我们自己又掏出多少呢?   三文溪依旧是静静地淌着。就象在过去不知多久的岁月里一样地淌着。全然不知我在她身旁思绪万千。佛说,无我相,无众生相。何其难矣。佛之所以为佛,也正是成就了难成之事。于芸芸众生而言,尤其是象我这样的寻常之人,无我已不易,更不用侈谈无众生。终日柴米油盐,尽是人间琐事。倘能偷闲片刻,和知己的友人喝一杯茶,再装模作样地指点江山一番,或感叹一回各家的悲欢离合,就已经觉得不俗了。哪里比得上这极少人知的三文溪,在这里默默地流淌了何止千百年。她不在乎人情冷暖,更不在乎是否为人所知。也不在乎溪中的鱼儿是否对她有感激之情。世间的荣辱成败都与她无关。她只做她当做的事,走她当走的路。这才是真正的从容。   平素常常自栩为看透人世。而在这条不知名的溪边我却自惭形秽,只能悄悄地离开。留下的只有几行脚印和一声叹息。叹息已经随风而去。而脚印也会在雪化后消逝。三文溪旁将不再有我的痕迹。这不也是人生吗?数年之后,又有谁能记起我们,我们自己又能记得我们年轻时的喜怒哀乐吗? 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湖北市有那些癫痫医院武汉小儿癫痫正规医院哪家好左乙拉西能治疗癫痫疾病吗